•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作家動態 -> 內容閱讀

    談雅麗:深入生活,書寫新時代獨特的精神風貌

    http://www.sd-landscape.com/ 2020-10-12 中國詩歌網

      在臨高,這個天空湛藍、海水湛藍的城市,參加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國際詩歌峰會,就如何抒寫大國自信和風范,凸顯詩歌的價值與魅力展開研討,我以為此次峰會意義重大。在日常的詩歌創作中,我常常會思考這個問題,就是如何面對現實生活,如何抒寫這樣一個嶄新的時代。如何找到最好的自己,用詩筆盡情表達我的所思、所見、所感。我捫心自問,詩人何為?

      文藝報上發表的一句話一直讓我銘記在心:當代詩人要胸中有大義、心里有人民、肩頭有責任、筆下有乾坤。把對真善美的情感融入創作之中,熱情表達新時代要求之新內涵,形象揭示社會進步新律動,用詩作體現中國人獨特的思想、情感和審美,以更多為國家立心、為民族鑄魂的詩歌作品振奮民族精神,用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作品,讓人們在藝術的陶冶中,崇尚民族和時代的價值觀。我覺得這是對黨和國家對詩人提出的一個要求。這些話讓我時常反省、思考,當成一面照見自己靈魂的鏡子。

      胸中要有大義。就是明白自己想做一個怎樣的作家。我覺得要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做人民心聲的傳遞者,向世界展現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我熟悉的湖南作家紀紅建,2015年后,他用兩年多的時間,跑遍了中國4個省、39個縣、202個貧困的村莊,其中收集整理了200多個小時采訪錄音、100多萬字采訪素材。這是紀紅建撰寫《鄉村國是》留下的幾組數字。有一年春節大雪紛飛,他沒有回家過年,而是一直奔跑在從這個村到那個村的大巴車上。《鄉村國是》獲得魯迅文學獎,真實、生動地描述了我國扶貧工作取得的偉大功績,是一部有歷史縱深感和現場感、有血有肉的報告文學作品。紀紅建老師正是明白自己想做怎樣的作家,才有此后一系列的行動,才有撼動人心的文學作品。2020年4月,在武漢疫情最嚴重的時刻,他參加了中國作協組織的深入疫區的文學采訪團,冒著被感染的危險采訪了武漢抗擊疫情的第一現場。我讀過他在《人民日報》《人民文學》等刊物發表的抗疫作品,深為贊嘆,正因為這樣貼近生活的真實調查和趕赴,才有他書中一個個真實、生動的故事。在這個嶄新的時代,一個作家應該有強烈的史命感和擔當感,能夠深入到生活的第一現場,詩人們更應該胸中有大義,能夠有勇氣沉入生活的第一現場,具備書寫中國力量的能力。

      心里有人民。生活是文學創作的源泉,只有深入生活,扎根基層,多方體驗,與時代的創造者一起歡笑、一起流淚,到現場體味他們在生活、生產以及生命中的酸甜苦辣,才能寫出真實完整、充滿溫度、震撼人心的作品。我們關注這個巨變的時代,探索國家發展、民族復興和人類命運等深刻的現實話題,將寫作聚焦在人性、精神和情懷上。一個詩人,能夠發現普遍的大眾群體,也是私下的、單一的個體生命存在,詩人可以表達人類命運共同體下關于愛、同情、寬容、悲憫、幸福等人類的終極關懷,亦可呈現個人內心的悲傷、喜悅、孤獨等性情。云南昭通花鹿坪包村干部王單單寫作《扶貧記》,他以詩歌的心思、新意、美,給予花鹿坪和這里的村民物質及精神的扶貧。今年疫情防控,他理所當然出現在抗疫一線,在花鹿坪的老百姓當中,他用自己的切身體驗,書寫組詩《花鹿坪防疫》,所以有這樣感人的詩句:“我乃一介書生,身無良好裝備/惟有一片丹心”。

      肩頭有責任。詩人是一個時代的見證者,詩人的職責就是通過普通的人和事物、事件以及現場,挖掘到隱藏其間的精神實質,抵達對現實、歷史以及人生的深刻理解。詩歌中的現實性抒寫,葆有在洞悉歷史、把握時代、深入現實中不斷磨礪和修煉出來的宏闊的精神境界,在今天這個多元社會,內外環境更加復雜、形勢瞬息萬變的新時代,詩人更應當洞悉歷史的厚度、時代的廣度、現實的深度,才能在作品中體現思想的高度和文字的溫度。只有始終能堅守著詩歌的道義、良知、擔當和本能,才會在傳統的傳承與現實的拓展中將現實之光照亮詩歌。今年六月,我去廣西河池看望魯院同學依薇,她在河池東蘭勞動小學支教半年。當地山區孩子夏天沒有電風扇,冬天沒有熱水器洗澡,也沒有圖書室,依薇覺得有責任盡量幫助孩子。她還要為山區建圖書室,為孩子們寫更好的兒童文學作品。寧夏詩人唐榮堯是一個跋山涉水且懷揣詩意的人,他以田野調查的方式采訪寫作,以鎮北堡鎮為創作題材的《小鎮——時間釀造的故事。書寫的正是寧夏這片土地,如鎮政府大樓,溫泉小鎮,紅酒博物館,萬畝枸杞園,奇石館,鎮蘇路騎行道,護林員,古道上的穿行者,園林設計者,心理師,杞農。他們都是新時代背景下的普通人,都在《小鎮——時間釀造的故事》中尋跡可見。二十多年前,唐榮堯就經常在三江源的孤貧學校,以志愿者的身份義務教書和收集寫作素材,為素不相識的鄉村圖書館捐書和錢,到翦伯贊的故鄉,為“伊斯蘭文明的中國之旅”做田野調查。他關注故土和鄉親,寫作大量相關的詩歌和散文作品。他是一個心中有責任感,筆下有溫度的好詩人。

      筆下有乾坤。就是用真情實感寫出視野開闊,內容豐實,溫暖人心的好作品。詩歌如何適應和反映新時代的時代精神和時代特質,是擺在詩人面前的一大課題。新時代的詩歌寫作并不是跟風,寫假、大、空的贊美辭,而是到真正到群眾中去,深入到到廣大的鄉村、扶貧點,到勞動的第一現場,真正了解勞動人民,發掘那些感人的細節和生生不息的力量,才能書寫他們推動歷史的生生不息的創造力、奮斗精神和生產智慧,才能書寫他們內心深處幽微的精神豐富性、人性的復雜性和情感的深刻性,才能真正創作打動人心的好詩歌,書寫新時代的最強音。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安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