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作家動態 -> 內容閱讀

    陳惠芳:九章先生,九種感受

    http://www.sd-landscape.com/ 2020-09-28 新湖南客戶端.讀書

      ——在《九章先生》新書發布會上的發言

     

      新聞聯播不允許用方言。這個新書發布會不是新聞聯播,所以,我放心地用寧鄉話聊天。而且,我還套用新聞聯播主持人的口吻:此次節目大概需要25分鐘。

      今天,諸位為了一本小小的詩集,匯聚在湘江之濱、岳麓山下,是需要勇氣的。因為不能畫餅充饑,也不能望梅止渴。即便這樣,諸位還是來了,還要當主持,還要點評,還要朗誦,還要聆聽,還要合影。所以,讓我感動。

      “九章先生”名聲在外,我就談九種感受吧。

      第一個感受是,感謝。

      感謝在座的諸位和不在座的諸位。我這個“感謝”不是客套話。

      寫詩40年,出了“一本半”書,不到200頁。今天總算“揚眉吐氣”,一舉超越了200頁。30年選編了這么一本《九章先生》,花了3年時間才出版,真不容易。不捧場,行嗎?捧場的,真行。所以,我要感謝你們這些“真行”的人。還有那些不在場的人,包括表揚的,批評的,理解的,不理解的,我都要感謝。正因為所有人的態度,熱與冷的態度,才讓我走到今天。

      先點一下名。謝午恒先生,36年的老朋友了,知根知底,一直支持我的創作,時不時還指教指教。彭文杰先生,也是上個世紀80年代結識的朋友。現在一個集團共事,一個食堂吃飯,能不熟悉嗎?李不嫁先生,是湘潭大學校友兼旋梯詩社戰友,被稱為“湖南老詩骨”。這幾年,他成了詩壇“網紅”,但在我眼里,他還是“60年代的男孩”。所以,我請他們當“點評嘉賓”,他們爽快地答應了。還有一位“點評嘉賓”,就是我十分尊敬的張戰老師。她是一位才華橫溢而又十分低調的詩人,詩歌的語感、語境特別好,值得我學習。

      再點一下名。湖南省詩歌學會的梁爾源會長、羅鹿鳴會長、凡溪秘書長,遠遠近近,歷歷在目啊。梁會長與羅會長,這些年對我的鼓勵與幫助很大。梁會長本來要出席此次新書發布會,臨時出差,專門發來賀詞,過譽之詞甚多。我當是期望與鼓勵吧。羅會長是個熱心腸,“九章先生”這名號還是羅會長率先命名的。他為湖南詩壇的男人與女人、老人與新人,都傾注了大量的心血。湖南詩壇有這樣蓬勃的局面,羅會長功不可沒。今天因重要公務未能參會的凡溪秘書長,就是“瀟湘詩會”牽頭人胡述斌先生。當年,凡溪就是新鄉土詩派的一員大將。我那首被視為新鄉土詩派代表作的《一蔸白菜在刀鋒下說》,他是第一評論者。真是慧眼識珠。張立云副秘書長是湖南讀書會會長,書讀得多,書也出得多,是湖南詩壇有名的“詩歌義工”。

      還點一下名。就是湖南省詩歌學會的兩位當家花旦:兩劉,劉衛與劉徽。她們對詩歌活動,非常用心,非常熱心,非常細心。有了她們,湖南詩人之家會更加門庭若市、車水馬龍。

      其他的朋友,比如長沙市岳麓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曾躍平、岳麓區文聯主席喻劍平、岳麓區作協主席王麗君、岳麓區作協副主席朱繼忠等,平時見面多,交流也多。

      所有的朋友,來日方長,以后慢慢感謝。

      第二個感受是,堅持。

      1980年至今,我整整寫了40年,從17歲寫到了57歲,從未間斷過。為什么能堅持?愛好。熱愛詩歌,就好這一口。作品擺在那里,心里踏實。

      我認為,堅持是一種品質。看準了,就走下去,決不半途而廢。如果真要學我什么,就學我的堅持。

      第三個感受,感恩。

      一個人,要有感恩之心。詩人更要有感恩之心。忘恩負義不是人,更不是詩人。

      在我的詩歌創作道路上,很多人成為我的引路人。我的第一個老師是彭燕郊先生,我的授課老師,也是旋梯詩社的創始人。大學讀書期間,《株洲日報》的聶鑫森老師、《雨湖文藝》的江立仁老師等等,都對我的作品傾注了熱情。大學畢業,到了湖南日報社,更得到了張兆汪老師、魯安仁老師的提攜。

      還有詩刊社的王燕生老師、梅紹靜老師,《星星》詩刊的鄢家發老師,《飛天》雜志社的張書紳老師、《綠風》詩刊的曲近老師等等,他們“重文不重名”的編輯作風,也影響了我。

      40年,幫助我的人太多了。我一直感恩他們。

      第四個感受,包容。

      人世間,形形色色。詩人,也是五花八門。步調一致,色彩一致,方向一致,是不可能的,也是不正常的。我的原則是,堅守新鄉土詩派“傳承民族血脈,塑造精神家園”的宗旨,提倡“堅實簡約”的風格,但包容、理解其他任何詩歌主張與詩人風格。沒有門戶之見,也沒有團體之爭。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的詩歌是最好的,但從來就認為自己的詩歌是不可替代的。一個詩派的掌門人,詩歌沒有特質,是堅持不了多久的。所以,這些年來,我沒有停止過學習,一直在取長補短,彌補作品的缺陷與不足。我一直在求變,求新。從《重返家園》《兩棲人》到《九章先生》,還有即將由湖南文藝出版社出版的《長沙詩歌地圖》,有朝一日要出版的《湖南詩歌地圖》《匠人傳》,我創作的總體方向沒變,但思維方式、表現手法在變。

      不變,意味著停止。不變,意味著淘汰。我們都要有這種緊迫感。所以,包容,吸取人家的長處,十分重要。

      第五個感受,冷靜。

      詩歌創作具有群體性,需要聚合,需要交流,需要集團沖鋒,但總歸是一種個體行為。個體,具有獨處的特性。所以,詩人必須冷靜,必須忍耐,必須在孤獨中前行,決不能為一時的喧囂、一時的“大紅大紫”所蒙蔽。有些顏色,是別人附加的,風吹雨打,容易掉色。只有自己有了真正的顏色,有了本色,才能給人家以顏色看。

      影響力、感召力,就是這種顏色。我目前的顏色還遠遠不夠。所以,我說我還在途中,提升的空間還很大。我要將本色進行到底。

      第六個感受,內功。

      40年來,我看過的詩歌與詩人多如牛毛。湖南詩壇,不說了如指掌,也知其十有八九。有的人在寫詩,不一定是詩人。有的人早不寫詩了,還是詩人。要成為辨識度高的詩人,難度不少。

      天賦與勤奮,缺一不可。還有一點,更重要,那就是內功。練內功,起碼要兩條:讀活書,接地氣。我一直認為,詩人要走,走得越遠越好,走得越深越好。為什么我寫了這么多描繪三湘四水的九章?因為我有記者之便,采訪采風,不分彼此。湖南100多個縣市,我幾乎走遍了。素材這么多,寫起來就不用挖空心思。坐在家里,坐吃山空,能寫出萬千氣象、人間煙火嗎?

      走,腳板就硬了,腰桿就直了,底氣就足了。

      第七個感受,發現。

      發現,就是盡心盡力發現、培養新人。后繼有人,不能停留在紙面上、嘴巴上。

      從1984年至今,喊“陳老師”的越來越多,我很欣慰。我當副刊編輯和副刊部主任多年,很多人在我手上發表了處女作。我還給不少人寫過評論。這次贈閱和推銷《九章先生》,一些朋友提及了這些往事。我確實是越來越德高望重了。

      當年的舉手之勞,也許決定了一個作者一生的走向。特別是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在《湖南日報》這樣的大報發幾次作品,還被評論,當地是很重視的。有一些務農的作者,由此被調借到宣傳文化部門,后來還轉了正,扎了根。如今,湖南省詩歌學會在發現、培養新人方面,成效顯著。我這個顧問,常常是“顧而不問”,失職啊。不過呢,也私底里做了一些工作。“邵東詩群”在湖南詩壇有了一席之地,與我當年的推舉還是有關聯的。還比如,岳麓區文聯活躍了一大批作者,作品越來越好,跟我也有關系。因為我也是他們的顧問。

      開了花,結了果,就是好結果。我樂意看到好結果。

      第八個感受,低調。

      這次新書發布會,我是“破天荒”。梁會長和羅會長,講了幾次,我都沒答應。一是沒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二是我不太在意。

      這次,開了,成了主角,還有點不習慣。其實,從長遠來看,低調有益。低調有益于潛心思考與創作。低調有益于身心健康,不會患上恐高癥和恐低癥。低調有益于結朋訪友,鋪墊未來的發展之路。所以,在座的諸位要繼續給我低調的機會,讓我有益于你們。

      第九個感受,向前。

      一切朝前看,路還很長。“想當年”,可以去想,但不能想多了。“憶往昔”,可以去憶,但不能憶多了。

      就我本人而言,新鄉土詩派“三駕馬車”這名號可以繼續叫,但我不能裹足不前,不然,就成了牛車。所以,我懇請諸位少點褒揚,多點批評,不留情面地指出我詩歌中的種種缺失。這樣,我才真正受用。既然我覺得自己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諸位就不要用“糖衣炮彈”堵塞了這個空間。

      九章先生,成了九斤老太,婆婆媽媽談了九種感受。對不起,耽誤了諸位的時間。

      首尾呼應吧。回到第一個感受,感謝。

      2020年9月26日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安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