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學閱讀 -> 評論 -> 內容閱讀

    他們的愛情,甜蜜百年,也悲哀百年

    http://www.sd-landscape.com/ 2020-09-25 湖南日報      張鵬

      中國文學對夫妻感情、家庭生活向來關涉不多,對夫妻愛情的直接描摹更屬罕見,即使有也多半是悼亡之作。

      所幸中國文學還有被稱為“小紅樓夢”的《浮生六記》。不同于《紅樓夢》對少男少女情竇初開的描摹,《浮生六記》是夫妻情事、個人生活的真實記錄,可稱為中國文學史上一顆晶瑩剔透的珍珠。

      《浮生六記》作者沈復,字三白,晚號梅逸,乾隆二十八年(1763)十一月二十二日生于蘇州一個幕僚之家,父親是一位老幕僚,一生入幕,頗有些家長脾氣。

      沈復與妻子陳蕓為姑舅表親,從小姐弟相稱,兩小無猜,十三歲時便締結了婚約,十八歲那年兩人成婚。夫妻兩人頗具有自由的天性,灑脫隨意,即使布衣蔬食的清貧生活也可以過得充滿藝術氣息。

      甜蜜的廝守總是短暫,生活的壓力迫使沈復不得不外出謀生。沈復先做幕僚,后短期經商,大半生四處奔波,以做幕僚為生,依人作嫁,足跡遍布大江南北,離別與等待成了生活的常態。后來由于誤會,夫妻二人被父母趕出家門,寄居朋友家中,窮困潦倒,又加上妻子病發,問疾買藥,入不敷出。最后陳蕓一病不起,溘然長逝。種種心酸,痛心蝕骨,沈復都做了如實的記錄。

      沈復后經友人石韞玉推薦,在嘉慶十三年(1808)隨冊封琉球國王使團乘船至琉球(今日本沖繩),游蹤至于海外,并把琉球見聞寫成《中山記歷》。

      《浮生六記》取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中“浮生若夢,為歡幾何”為書名,六記依次為《閨房記樂》《閑情記趣》《坎坷記愁》《浪游記快》《中山記歷》《養生記道》。

      《閨房記樂》為本書最精粹的部分,歷來為人所艷稱,從青梅竹馬到燕爾新婚,從小別重逢到同拜天孫,從論文聯對到暢游太湖等等,擷取生活中的種種趣事、小事,用輕靈的筆觸塑造了陳蕓這個“最可愛的女人”(林語堂語)。陳蕓不是最美麗的,但絕對是最可愛的。她有悖于封建禮法的舉動,是對于自由的渴望和獨立人格的召喚,這使得陳蕓具有了現代女性的部分特點。

      《閑情記趣》最能體現沈復“恥隨人后”“獨抒己見”的藝術造詣和高超的鑒賞力。在這里他成了精剪細修的插花高手、盆景園林的鑒賞大師。別出心裁的活花屏,精巧別致的梅花盒以及蕭爽樓的雅聚、南園的坐飲,真是把生活過成了藝術,而這一切都是夫唱婦隨的合作,每每顯示出陳蕓的慧心。

      全書不事雕琢,自然清新,文筆如同行云流水,繪景寫物栩栩如生,如晤談一室,如話家常。沈復用類似“旁見側出”的筆法,用精確的日期標記,把人生的軌跡串聯起來。比如《閨房記樂》中萬年橋下待月快酌,只一句“時余寄居友人魯半舫家蕭爽樓中”,輕輕一筆帶過,讀者在《坎坷記愁》中才得知因為家庭變故,夫妻被趕離家門,只得暫寄友人之所。沈復用這種方式把人生織成了網,而每一記又是對一種生活的集中透視與深情追憶。

      《浮生六記》在沈復生前未刊刻,身后手稿才流出。

      此前《浮生六記》諸版本只以“四記”的形式流傳,1935年為《浮生六記》傳播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年,一是“足本”的出現,一是英文版的譯介。1935年11月上海世界書局首次出版了號稱“足本”的《浮生六記》以成完璧。后據學者考證,后兩記實為民國人的偽造。《中山記歷》多抄襲李鼎元《使琉球記》,《養生記道》則雜取清代張英《聰訓齋語》及曾國藩《求闕齋日記》等書拼湊而成。同年林語堂把《浮生六記》譯為英文,1935年春夏間陸續刊登于英文《天下月刊》及《西風月刊》,使得沈復夫妻走出世界,他們的悲歡離合也牽動了外國讀者的心。林語堂在英譯本自序中更盛贊陳蕓是“中國文學及中國歷史上一個最可愛的女人”。

      (《浮生六記》 沈復著 岳麓書社出版。本文為其前言,有刪節。)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安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