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學閱讀 -> 散文 -> 內容閱讀

    坪莊垅村的扶貧隊長

    http://www.sd-landscape.com/ 2020-09-25 湖南日報  申瑞瑾

      2018年9月5日上午,溆浦縣森林公安局召開全體民警大會。午餐后,張歡喜也難得地出現在局辦公室。我隨口問:“今天你不用回兩丫坪了吧?”他說:“還有點公事要處理,看看再說。”

      下午三四點,單位工作群里突然有人發了個視頻。說去兩丫坪的一趟班車失控,翻到頓腳水村老糧站倉庫下面的小河去了。公路離河有30多米的坎。翻下去,還有命?

      “張歡喜不會在車上吧?”

      “他沒回家嗎?”

      “他好像又坐班車趕回去了。”

      同事們七嘴八舌,各種擔憂聲此起彼伏。“張歡喜確實在那輛車上。”劉所長證實了。

      翻車現場慘不忍睹。車子泡在河里,只剩車頂浮出水面,有人泡在水里,有人爬上車頂,營救工作正在緊張進行。聽說當場死了兩個,傷了無數,第一批已被送往縣城的濟民醫院。

      第三天下午,林果村的扶貧隊長周國烽到局里,說要去看張歡喜,我馬上說:“我正想去看他,坐你車去吧。”

      進了病房,鄰床是同車難友。張歡喜臉色蒼白。

      周國烽問:“嚴重嗎?”

      “還好,肋骨骨折3根,左右髖關節骨折。”

      “你不是說當天不回村嗎?”

      “下午辦完事我打算回家。路上接到村支書的電話,問晚上的民情懇談會還開不開?我想想,就說馬上趕回村里。正好趕上末班車。上車才給家人打電話說回村了。”

      他老婆在旁邊補充:“我當時納悶,不是說局里幫請假了嗎?明天去不可以?你多長時間沒在家了?他說,今年脫貧戶馬上要走程序,村里還有很多工作,時候不等人,還是得回村。”

      張歡喜又說:“下午3點半,我給支書打電話,說快到了,我到鎮政府取份表格,再回村。”

      “現場到底什么情況?”

      “當時我從砸爛玻璃的車窗里游出來,艱難地爬上車頂,滿身是血,渾身疼痛。我非常害怕,只好昏昏沉沉地躺在車頂,不知自己的傷情。陸續有人也爬上車頂。我摸出手機想給村支書打電話,告訴他晚上的會我怕參加不了啦。可手機泡了水,關了機。”

      局領導安排我寫張歡喜的材料,我打支書電話,方知他那時正在鎮政府辦事,一聽說頓腳水村翻車,擔心張歡喜在車上,忙趕過去救人。張歡喜被抬上救護車時,還跟他說了句,請幫我向鎮扶貧站請個假,說完就昏過去了。

      歡喜整整住了3個月院,定為9級傷殘,那年他40歲。出院后,他自己強烈要求回了坪莊垅。

      其實他剛被任命為坪莊垅村扶貧隊長兼第一書記時,也有過抵觸情緒。他非常不想去,脫貧工作難度大,山區條件艱苦,對即將開展的扶貧工作他束手無策、無所適從。

      第一次去坪莊垅,赫然眼前的村部更讓他愣住:就3間屋子,連自來水都沒有!

      5位村支兩委都上了年紀,36名黨員平均年齡60歲以上。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62戶194人,多為老年戶及殘疾戶。張歡喜壓力很大:坪莊垅是非貧困村,政策支持力度小。怎樣幫村民爭取更大的扶貧政策?

      他回局里匯報工作時,表示不想去。領導笑了笑:“全局分了7個扶貧村,沒人可以替換你。”他沒轍了。

      在單位一直當“兵”的張歡喜,習慣了坐在臺下聽報告。他第一次主持召開村支兩委會和村民代表會,面對臺下黑壓壓幾十號村民代表,心里發毛,手心冒汗,語無倫次。

      慢慢地,他才進入角色。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的檔案被他翻來覆去整理,直至覺得已經相當客觀真實才罷休。全村301戶11個村民小組被他走了無數遍,久而久之,他熟悉了坪莊垅的一草一木。

      兩丫坪所負責幫扶該村12戶40人。張歡喜每月組織全所民警入戶兩次。所里民警本來少,要日常值班,還要下鄉辦案,入戶時間都只能安排在雙休日。張歡喜幾乎著不了家,顧不上父母,顧不上妻子女兒。有一個月,他帶著民警入戶了5次。

      他和書記好不容易爭取到村小學和村部的新建,及原村級公路的擴寬硬化項目。9組和10組人口占了全村的1/3,外出務工者多,年節回村的車子多,沒個好路,車子都進不了組。可這兩組公路硬化項目偏偏不在可爭取項目中,群眾意見紛紛。張歡喜出車禍那天,其實是著急趕回村里協調此事。出院后,他再回縣里爭取資金,開始沒爭取到,就去局領導那兒磨。最后局里從工作經費中省出6萬元支持。他既高興又愧疚,和村支書最后爭取縣里資金9萬,村里自籌5萬。靠這20萬元,9組10組的公路擴容得以實現。

      7組大竹山,離村部有7里山路,不通公路。全組8戶扶貧戶,其中兩戶已搬至縣城,另有兩戶于2017年易地搬遷,余下4戶里的賀顯求,52歲,一人戶,智力2級殘疾,A類低保戶。他家房子是原大集體時期分的地主守山的工房,年代久遠,屬于D級危房。2017年曾動員該戶易地搬遷,本人不愿意搬遷。有嚴重安全隱患的房子時刻牽動著張歡喜的心。2018年幫賀顯求申請危房改造,可施工人員到現場看了看,表示D級除險加固的資金無法解決房屋的安全隱患。于是村里征得上級同意,在村部附近尋到一棟功能齊全約80平方米的木屋,與賀顯求家進行房屋置換,可賀顯求說自家田土都在7組,若搬到1組去,就沒有田作了。村里最后在1組調了1畝多田,他還是不搬。張歡喜帶著村干部和扶貧隊員,跑了五六趟,總算做通了賀顯求思想工作搬到了1組。

      2020年大年初一開始,張歡喜所在的兩丫坪所民警們也日夜堅守在村里進行疫情防控工作,他們工作之余在村部生火做飯。7組的貧困戶賀方喜不聲不響拎來臘肉和新鮮蔬菜,讓民警們深受感動。

      8月4日,坪莊垅村迎來國家普檢。村里全面高質通過,兩不愁三保障全面達標,在兩丫坪鎮獨占鰲頭。張歡喜舒了口氣,但他知道還不能松懈,扶貧工作任重道遠呢。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安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