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學閱讀 -> 評論 -> 內容閱讀

    南瓜節:在童話里告別童年

    http://www.sd-landscape.com/ 2020-09-18 湖南日報      陳善君

      長沙市作家協會主席唐櫻新近推出的長篇兒童小說《南瓜節》,一如既往地沿襲著她真誠、細膩、神秘、幻異的敘事風格,熟悉里帶有陌生感,疏離處卻還在生活中,不經意間常多寄寓,神奇鬼怪迭出,卻又是那么地輕描淡寫、波瀾不驚。唐櫻的文本如同她的繪本,僅此一家,別無分店,個性特色異常鮮明。

      首先,它是絕美的。中秋月圓之夜,群峰疊翠之間,清風徐來,鼓樓前,一群群身著少數民族節日盛裝的少男少女,在盡情地唱著歌跳著舞,間或又是打粑煮茶,又是舞獅奏樂,其樂融融。這樣的“成年禮”,想想都是醉的。

      其次,它是向善的。南瓜節里偷南瓜是不可恥的,但是“偷”走瓜后,必得用石頭壓住一塊硬幣放在那兒。倘若有誰在南瓜節里任性犯錯,他或她甚至于家人就要被看不起。南瓜節里的分工是細致而明確的,責任心被當作成年教育第一課的核心要義。

      再次,它是求真的。南瓜節的事情,大人是不管的,全都由孩子們自行設計處置,讓孩子們在過節中學會怎么干活做事、怎么為人處世,學會基本的人生道理和學問。南瓜隊和油茶隊既分工又合作,還要打破村寨藩籬,分別要和別村別寨的油茶隊和南瓜隊結對過節。這就要求他們不僅活要干得好,還要會交往。灣里寨的南瓜隊長江東,最終憑借自己的一腔真誠,與巖鷹寨冰釋前嫌,成功結對過節。外求真知,內求真心,是南瓜節孩子們的必修課。

      這樣的南瓜節誰都應該喜歡,它可能不是生活現有的樣子,但它是生活應該的樣子。作為我省有名的兒童文學作家,唐櫻的表述、觀察和思考是準確、細致和深邃的。它吟唱出了當下小孩子健康成長的兒歌。放下手機、忘掉游戲、走出自我,唱一唱南瓜歌、過一過南瓜節、想一想南瓜事,對于小孩子的身心健康和茁壯成長是極其有利的。

      它也映照出了上一代人童年生活的戀歌。在科技沒有如今發達、生活沒有如今富裕,甚至還吃不飽、穿不暖,沒有玩、幫著做的他們的童年時光里,快樂并沒有少,甚至也沒有誰輸在了起跑線上,相較于現在拔苗助長、催生早熟的兒童成長模式,過去的童年生活是多么地值得回味、回望。它表達出了人們心里正在渴求的慢歌。當今時代生活節奏越來越快,人們的精神壓力越來越大。“慢下來,等等靈魂”,是時代精神征候的呈現。作者借大學生湘木調查鄉村民俗文化之行,探訪并參與到南瓜節當中,向我們勾勒出了一幅盡管偏遠但文明道德,盡管閉塞但樂觀向上,盡管貧窮但充滿希望的鄉村生活圖景,唱響了一曲有別于都市時尚生活的時代生活慢歌,在有意無意之間,寄寓了對“現代性”的拷問和思考,讓人讀來韻味悠長。

      兒童文學要求用小孩子的視角、口吻和心理來進行敘述、抒情和說理,但是兒童文學所要表達的主題和所包含的意蘊并不幼稚,相反它倒是要求愈成熟愈深刻愈好。低齡文學不低智,幼兒文學不幼稚,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唐櫻的《南瓜節》在童話里告別童年,在未成年的世界里探求和發現整個世界的美麗、奧秘與無窮,它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不失為一部成功的兒童文學作品。然而,作者在一心想著為小朋友“立言”或“代言”時,卻在一定程度上忘記要“蹲下去”寫了,或者說“蹲下去”得還不夠,這造成了文本“兒童性”的成色不夠。另外,所選題材受到限制,否則文本的“時代性”可以體現得更加充分,作品的吸引力和感染力會更強。

      在我看來,《南瓜節》是本好書。愿小朋友喜歡它,大人們也可以喜歡它,因為多讀多想會多受益。

      (《南瓜節》 唐櫻著 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安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