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新書快遞 -> 內容閱讀

    尹德立《風云林伯渠》

    http://www.sd-landscape.com/ 2020-09-16 尹德立

     

     

      作者簡介:

      尹德立,男,漢族,湖南臨澧人。中學高級教師,中共黨員。湖南省作家協會會員,臨澧縣作協第三、四屆主席,縣政協第五至八屆委員,臨澧林伯渠研究會會員等。早年參軍,退伍后入常德師專(今湖南文理學院)中文科學習,畢業后從教;后進修于北京師范學院(今首都師范大學)中文系。創作出版有長篇小說《風云林伯渠》《燃燒的月亮》《血沃玫瑰》和中短篇小說集《歌殤》等。其中,《風云林伯渠》系國家“重大選題”圖書,榮獲“第十屆湖南省優秀社科普及讀物”獎;《燃燒的月亮》獲第五屆丁玲文學獎;《歌殤》獲常德市首屆原創文藝獎。曾編著出版《中國文學史中學生讀本》《校園文學與高中生人格培養》《人格是這樣煉成的》等教育教學專籍;主編參撰大型地方文史叢書《青山史話》《安福臨澧》等。

     

      內容簡介:

      《風云林伯渠》是一部講述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卓越領導人、杰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林伯渠同志非凡經歷的紅色歷史題材長篇紀實文學。作品從林伯渠出生落筆,直到他主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時跨六十三年。作者滿懷崇敬之情,全方位再現了這位開國元勛既本色、又傳奇,既平實、又卓越的革命人生。林伯渠從小飽讀國學、關注民族命運。青年時代遠涉東瀛,追隨孫中山,加入同盟會,從此獻身于中國人民的偉大革命事業,幾乎參加了中國近現代史上所有重大革命斗爭。他在關鍵時刻打破了中華革命黨建黨僵局,也最早成為中國共產黨黨員。他見證了從孫中山到蔣介石時代的國民黨發展史,也見證了從陳獨秀到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共產黨斗爭歷程。他既是辛亥革命舉義者,又是南昌暴動的浴火戰將。他始終站在國共合作的風口浪尖,兼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元勛。他在“國民革命”和“紅色革命”漫長歲月里,始終擔當“財神”的重要角色。更以半百之齡,一步步走過紅軍“長征”二萬五千里,隨后擔負陜甘寧邊區政府主席重任。他既被人民領袖毛澤東評點為“正派人”,又被人民與同志尊為“中共五老”“延安五老”。他為新中國的建立夙興夜寐、奔波不息,1949年10月1日站立在天安門城樓,莊嚴主持全人類矚目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作為一位職業革命家,林伯渠資歷尤深,初心不改,始終堅定,堪稱中國革命一支永遠的紅色路標。

     

      駿馬堅冰踏洛河①

      ——序《風云林伯渠》②

      王定國③

      我是一個從巴山蜀水間走出來的女紅軍,小時很苦,沒讀過什么書。自從與謝覺哉同志走到一起,才開始認真學習文化,慢慢成為一個能讀書,還愛寫點文章的“文化人”。當“延安五老”之一的林伯渠同志的家人把這部《風云林伯渠》書稿介紹給我時,自然感到格外親切。因為,謝老和林老在延安時代有過那段“駿馬堅冰踏洛河”的共同歲月,革命情誼很深很深。知道林老家人有意請我為即將出版的《風云林伯渠》一書寫“序”,我也就不辭年高,欣然接受了。在相關評述的幫助下,我對這部厚厚的紀實文學作品,有了一些基本了解。這是一部以林伯渠同志風云人生為題材的長篇歷史小說,大體揭示了四個方面的內涵。

      揭示林老的成長經歷。這部小說完全尊重歷史,客觀真實地描述了林老的成長經歷。林老出生在晚清時代湘西北一個普通鄉村教師家庭,小時候很平凡,也比較淘氣,身體還不夠好。但書香的家庭、儒父的庭訓、國學的滋養,勞動的歷練,為少小林伯渠成人并走上革命道路奠定了抱負、知識、體魄等各方面的基礎。小學和中學時代,他一方面潛游于文化知識的大海,一方面活躍在愛國進步青年的圈子,這樣,就逐步確定了他立志救國救民的人生方向。青年林伯渠優異的學業和奮發的精神,讓他在人生成熟期獲得了更廣闊的求學與歷練天地;留學日本的日子,直接將青年林伯渠打造成了中國早期民主革命志士。小說《風云林伯渠》在尊重基本史實的前提下,對林老成長經歷中那些極具時代和個性特征、有血有肉的曲折故事,作了豐滿而生動的表現,令人信服地讓讀者認識一個偉大歷史人物,是如何從少不更事,成長為社會棟梁的;而這也就為當代及未來青少年的成長,提供了一個卓越而堅實的范本。

      展示林老的歷史功績。雖然林老是一位經歷十分豐富的職業革命家,但他1960年就因病去世,因此,關于他的歷史功績的社會宣傳比較有限,進而坊間對林老歷史功績的了解與認識也比較有限。小說《風云林伯渠》本著歷史唯物主義態度,首次用小說的敘述方式,充分展示了林老的歷史功勛。在中國早期民主革命的嚴酷背景下,林老始終站在革命斗爭最前列,旗幟鮮明、堅定不移地追隨孫中山,成為孫中山直到逝世為止最為信任倚重的“股肱之臣”。林老不僅最早參加中華同盟會,而且也最堅定參與創建中華革命黨(即后來的國民黨);在史上著名的辛亥革命、民國建立、護國戰爭、護法戰爭、北伐戰爭等重大歷史斗爭中,林老都曾槍林彈雨、出生入死。同時,林老也最早成為十月革命和馬列主義的接受者、傳播者,是中國共產黨最早的黨員之一,成為“國共合作”的最主要津梁。蔣介石徹底背叛革命,林老被迫脫離國民黨,完全投入紅色革命陣營后,先后參加南昌起義、南征、江西革命根據地反圍剿、二萬五千里長征、主持陜甘寧邊區政府、領銜參與國共談判、共籌新中國開國等歷史大事件。無論是在國民黨中央任要職時期,還是后來在共產黨內任要職時期,林老除發揮革命先頭兵作用外,更充分發揮所學專長,長期從事全局性財政經濟領導工作,起到的是為革命肌體供血的重要作用。在陜甘寧邊區主政時期,林老不僅出色地領導了邊區經濟建設,同時也出色地領導了邊區政治建設,為后來人民共和國國家制度的構建,作出了十分重要的探索與貢獻。當1949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門廣場響起林老主持新中國開國大典洪亮鄉音的時候,歷史便鑄定了林老“共和國元勛”的特殊地位與榮譽。對這一切,小說《風云林伯渠》都作了繪聲繪色、真實可信的文學藝術再現。

      勾繪林老的精神風貌。作為一部文學作品,在藝術地講述主人公故事的時候,必然要表現出包含在人物行為中的精神內質,否則,作品就缺乏思想分量和社會張力。而小說《風云林伯渠》在勾繪主人公林老精神風貌方面,應該說也是比較成功的。作品沿著林老的人生走線,先后傳達出了他少年時代的“將軍柏精神”、青年時代的“飛蛾撲火精神”、壯年時代的“橋板子精神”、中年時代的“馬燈精神”、老年時代的“五老精神”和畢其一生的“正派人精神”。為了健身和汲取知識營養,少年林伯渠曾按照塾師和父母的引導,每天清晨爬上林家大屋禾場上那株有人稱為“將軍柏”的參天古柏,晨誦詩書,這難道不就是一種蓬勃向上、如饑似渴的“將軍柏精神”么?青年林伯渠從反對封建皇權開始,到日本留學期間追隨孫中山宣戰帝制、罷學回國、“會辦”吉林、南下響應辛亥革命,然后經過一系列斗爭、失利、再斗爭的反復曲折,處處凸顯出一種奮不顧身、撲向“光明”的“飛蛾精神”。中年林伯渠以“國共兩棲黨員”的特殊身份,在國共之間充當合作革命的橋梁,他一頭連接著孫中山的“三大政策”,一頭連接著中國共產黨的布爾什維克革命,身負著萬千腳踏的重壓,而始終不折不撓,這就是世間特別難能可貴的“橋板子精神”。成為“林老”后,他更以獨具風骨的“馬燈精神”和“五老精神”挺立在中國革命最艱苦、最嚴酷的關口;在救亡圖存的二萬五千里長途,他手中那盞馬燈正如一點黎明的光明始終不滅,閃爍在紅色的隊伍中,既為紅軍戰士照亮夜程,也為革命進軍充任航標。為了革命的最后勝利,林老老當益壯,如熱血青年一般投入中國革命的任何行動,與覺哉等幾位赤膽忠心的革命老戰友被共同尊為“延安五老”,也稱“中共五老”,共同豎起了彪炳史冊的“五老精神”旗幟。而畢其一生,林老更是以一種偉大的人格精神,穩穩矗立在英雄之群,這精神就是被毛澤東同志親自稱譽的“正派人”精神。閱讀欣賞小說《風云林伯渠》,就是穿行在林老既豐富多彩,又始終如一的閃光精神長廊。

      演繹林老的革命情懷。或許有人誤以為林老是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革命狂”。而小說《風云林伯渠》告訴人們,林老在為革命鞠躬盡瘁的漫長歷程中,也深深濃濃地譜寫著他本真無華的“赤子情懷”“詩人情懷”和“親緣情懷”。作為中國革命的赤子,林老對革命陣營的首腦人物,表現出的是一種無可比擬的忠誠與擁戴,尤其是在最艱苦、最嚴酷的關頭,林老對領袖、對戰友實實在在的熨慰,是極富人情味的,譬如對孫中山、對毛澤東,林老就都始終如此。此外,在殘酷的革命斗爭歷程中,林老每遇悲喜,每有辭迎,一般都會留下感人情懷的詩篇。他的詩歌最突出的特色,就是“戰士情懷”,戰士的生活、戰士的心境、戰士的抱負、戰士的情趣,構成林老詩歌的“戰士詩體”風格,讀來樸實典雅而又壯懷激烈。林老的“親緣情懷”更具有中國傳統的抱樸懷瑾特質。作為職業革命家,林老一生始終關懷親人、忠實家庭,而因斗爭現實所迫,他又不得不一再作出自我犧牲。他一生曾有過五次婚姻,但每一次婚姻都折射出林老對革命的服膺、對親人的包容和對生活隨緣的人性精神,從作品里那些林老家信便可窺出端倪。

      《風云林伯渠》的確是一本好書,它講述了一個“最美中國故事”,堪稱一部回放從同盟會運動到新中國建立歷程的典型化傳奇。我作為能夠有幸看到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進軍的革命老戰士,預感在中國共產黨“不忘初心、砥礪前行”新時期的歷史背景下,這部小說將是對人民群眾進行中國革命史教育的生動教材;也是對廣大黨員干部、公務人員進行“初心”教育、廉潔教育的生動教材;更是對廣大青少年進行革命傳統和愛國主義教育的生動教材。我已經105歲了,此生怕是很難到湖南臨澧去看看林老故居和銅像了,不妨就用這篇文字,寄托我對林老和謝老這一代老革命家深切的緬懷吧!

      是為序。

      2018年11月8日 于北京

      【注】

      ①句出林伯渠詩作《出巡邊區各縣早發高家哨》。

      ②《風云林伯渠》是由湖南臨澧本土作家尹德立創作、線裝書局出版的一部長篇紀實小說。系國家“重大選題”備案圖書,獲“第十屆湖南省優秀社會科學普及讀物”獎。

      ③王定國同志系“延安五老”之一謝覺哉同志的夫人。

     

      部分章節節選:

      第一章 少小 爬“將軍柏”晨誦蒙書 (節選)

      清朝末年。湖南西北部。

      從武陵山系蜿蜒而出的瀟湘四水之一的澧水東出石門后,在澧濱古鎮合口江段南岸,與南北走向的銅牛山脈垂直交匯,演奏出一支永不休止的山河交響曲。銅牛山脈東麓那片森森莽莽的丘陵腹地中,有個丘崗環抱、泉溪潺潺、青松翠竹、環境幽靜的小山村:湖南常德府安福縣西鄉樂二里容止區涼水井村。在這莊戶散居、雞犬相聞的江南小村中,赫然聳峙的一座雙院襟連的大宅院甚是惹眼。院后山巒如屏,宅前湖堰似鏡;東西兩院各自上下三進,正側六天井,熟磚青瓦,梁桁壁板,雕花鏤飾,石灰粉墻,飛檐翹角,封火垛出蓋,那氣象自必是個大戶人家。這便是遠近十里八鄉稱為“林家大屋”的所在。

      “安福林家”的族望,在縣境雖屈指可數,但溯其淵源,卻并非本地世族。原來,安福林家祖上為福建莆田人氏。元末明初,其十一世祖林牌從戎去鄉,追隨朱洪武南北征戰,歷有戰功,子孫因襲爵為官。傳五世,至林茂,授為懷遠將軍,戍守湘西北之九溪衛,即今湖南慈利等地界。萬歷年間,林茂率部屯于道澧兩水間之安福所,家眷隨行。清雍正七年,即公元1729年,澧州改直隸州,析九溪衛六里、永定衛五里和澧州申進、長樂、十都、十一都六里等共十七里之地,始置為“安福縣”;入湘已久的林家,遂成為湖南安福縣人氏。承襲祖蔭世功,林家歷代守科舉致仕之道。傳至林伯渠曾祖林長槐,第及清朝道光科舉人,先后放為四川宜賓、鄰水縣令,后擢升敘永直隸廳同知。

      林長槐在川為官,清廉勤勉,頗得民心。擢晉之際,當地民眾與大戶自發捐得一批銀兩,以表達對體恤百姓、秋毫無犯之父母官林長槐的感恩之情。川民熟知林長槐為人,料他不會允受這銀兩,便私下雇請趕腳的騾伕,將銀兩專程送到林長槐老家安福。送銀川民存心未留捐銀名冊與送銀人姓名,林長槐得知后,也是難以奉還了。當時,林家尚未有成氣象的宅院,后來林長槐便用這筆銀兩,修建了一座湘西北民間大戶風格的磚木宅院。宅院落成時,至親世交以安福林家自十一世祖林牌到林長槐之世歷代為官,又因林家祖上曾一門九子入仕,家世顯赫,特意制作了一塊“九牧世第”的鎏金大匾,隆重懸掛到了林家新府第神堂之上。后來林長槐致仕歸故,一班至交又特意贈送“功昭德永”金字梁匾一面,以此銘懷林家列祖功德,亦為林家大屋再添幾分光華。

      林長槐之子林山萃,號鶴仙。他繼承了父輩的家業,卻未能延續祖輩父輩的宦運,自小讀書求進,終也只考上個廩生,且不幸早逝。不過,林山萃在有限的人生中,還是勉力作成了一二件大功課。他育有二子,至為心愛,視如“命肝心”,給兩個寶貝兒子一個取名小鶴,一個取名小仙,顯然深含父子生命相延的意涵。短短幾十年里,林山萃一面謹遵祖訓、詩禮傳家,培養兩個兒子讀書取進;一面辛勤勞作、勤勉置業,在老宅院東側,并排仿建了一座規制相仿的襟連宅院。林山萃臨逝前,把東院分給了長子小鶴林承祚,西院留給次子小仙林鴻儀,完成了一代戶長的人生功德,為身后的子輩小兄弟倆,留下了不錯的家業根基。

      到林承祚、林鴻儀這一代,他們盡管也曾努力想要科舉入仕,但終歸時有所蹇、運有不濟,多年努力,也未能填補父親的深深遺憾。尤其林鴻儀,在澧州讀書期間,可謂焚膏繼晷、格外用功,平日里成績常為佼佼。但眼看與自己學力不相上下的同窗一個個科場摘桂、金榜題名,而自己卻總是名落孫山,這難免不在林鴻儀心中留下層層陰影。其妻李氏出身農家,樸實厚道,不管夫婿失意得意,只管夫唱婦隨地做著丈夫的“知音”和“賢內”;有孩子后,自然又多出一個“良母”的角色。林承祚與兄弟鴻儀一樣,雖也讀書不少,但科場也是失運。承祚娶下史氏后,孩子一個個出生,自然放下了學進之心,只在鄉里做著農耕兼塾師的本份營生。

      清光緒十二年丙戌歲二月十五日,即公元1886年3月20日,林家大屋西院終于也傳來一聲聲清脆響亮的嬰兒啼哭。林鴻儀第一個“帶把兒”的孩子終于呱呱墜地,雙雙都才二十歲上下的少夫少妻倆,激動得一時都摸東不知西了。夫妻倆如此激動,除了“弄璋”本就是大喜,還與他們此前曾生過一個女兒,但很小就夭折了的遭際相關聯。隨著這個兒子的降生,那曾經籠罩內心的失女陰影,終于風吹云散。林山萃遺孀自然也是激動不已,老令婆忙著吩咐次子林鴻儀凈手焚香,在正堂列祖牌位前畢恭畢敬,磕頭謝恩,同時在西院正天井里,燃響一掛長長的喜炮。那喜慶、那熏香,給林家大屋上上下下,忽地平添了許多難以言表的歡悅與希冀。

      東院長房的二相公堃兒那天正好又在西院叔父家玩耍。他還在剛剛聽到“裹伢兒、裹伢兒”的嬰兒哭聲時,便機靈地跑回家,向媽媽史氏報喜信去了。隨后,林史氏拾掇了一包雞蛋,帶堃兒趕到西院,來探視月母子,并給叔父林鴻儀送恭賀。月母子房里歷來有禁忌,不是什么人都能進得的。當時,也只有堃兒母子才享有這特權。六歲的堃兒似乎比誰都巴望這個嫡親堂弟的降生,此時,他總想從母親臂彎里掙脫,撲到嬸娘身邊去摸摸弟弟。嬸娘見狀,笑吟吟地對嫂子說:“伯娘,就讓堃兒過來看看弟弟吧,他們也是前世有緣,今世來做兄弟的!”

      “嗯,是的是的,他們一定是前世有緣,要不弟弟第一聲‘裹伢兒’,怎么就巧巧地被他聽到呢?”史氏笑得都合不攏嘴了。

      堃兒趁娘手一松,順勢撲到嬸娘床前,就要伸手去摸弟弟的小臉蛋兒。史氏連忙扯住兒子,連唬帶哄地說:“堃兒,弟弟還剛出世,細皮嫩肉只能看,不能摸的。等他長大些,你再摸他好啵?”堃兒忙乖乖地縮回手,兩眼直盯著剛睜眼的弟弟憨笑。

      林李氏莞爾一笑說:“這么說,弟弟出世,還是堃哥踩的生;好啊,往后弟弟就跟著堃哥一起長大,一起成人吧。堃兒,只怕弟弟以后會纏得你不耐煩喔!”堃兒連忙天真地辯說:“不會的,不會的,堃兒什么時候都不會煩弟弟!”

      按鄉俗,“三朝”這天,也就是孩子出生的第三天,至親鄉鄰們要登門“送恭喜”,討杯“洗三”喜酒吃。所謂“洗三”,就是月母子和月伢兒在“三朝”之日,用溫熱水凈身沐浴、熏抹穿戴。習俗上,這天還要給嬰兒排八字、算胎命、起名字。林家嬰兒的胎命,自然是附近算命先生早就關注的“生意”,林鴻儀家“洗三”這天,好幾個算命先生不請自來,一聲聲滿是討好意味的“送恭賀”“送恭喜”,在林家大屋內外此起彼伏。本來,林鴻儀因此前屢試不售,素來寡歡;但他更深知“有子萬事足”的老理,如今韶華得子,畢竟是件足慰平生的大喜慶,故這些天顯得格外春風得意、喜不自勝。對前來討喜算命的先生們,林家老板自然很是客氣。先生們問明貴子落盆的準確時辰,便都掐著手指、“子丑寅卯”地嘟噥起來。片刻后,算命子們紛紛道喜:小相公“八字”生得太好了,大福大貴之命啊!如何的大福大貴,他們的詮釋大同小異,都說這孩子將來必有將相之貴。接下來,算命子們自必要向主家討喜錢、封利市。林鴻儀雖家境不殷、收入不豐,但大喜豈能小器?除恭請算命先生們入席宴飲之外,還給他們每人封了三百文喜錢,這在當時,可是尋常百姓家開不起的大利市了。

      待算命先生和親友們先后告辭,鴻儀與哥哥承祚這才稍稍松散,坐在神堂廂壁下的太師椅上,按算命先生的說辭,商議起給新生兒起名字的事情來。林承祚望著神龕前的列祖牌位,喜形于色地說:“兄弟啊,多謝列祖列宗保佑你終于喜得貴子,打算給兒子起個什么名字呢?”

      林鴻儀目光投向神堂橫梁上“九牧世第”“功昭德永”兩面鎏金牌匾,欣慰地說:“祖上功昭德永,應在人丁興旺上了。算命先生都說這孩子命相缺水,我正在想,取個什么名字才能補益呢?哥哥學問好,您有什么好主意么?”

      ……

      ……

    精品力作
    新書快遞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安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