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新書快遞 -> 內容閱讀

    胡玉明《血色洞庭憶春江》

    http://www.sd-landscape.com/ 2020-08-17 胡玉明

     

     

      作者簡介:

      胡玉明,男,瀏陽人,高級政工師。現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金融作協理事,湖南省金融作協榮譽主席。代表作有《沉醉湘水》、《瀏陽潭灣夢》《走讀瀏陽羅漢》《走讀譚嗣同》《血色洞庭憶春江》等,有多部作品榮獲“全國金融文學獎”。

     

      內容簡介:

      由胡玉明創作的《血色洞庭憶春江》一書,以華容縣抗日志士蔡春江短暫而又輝煌的一生為題材,通過“廠窖”等一系列慘案,“七女峰血戰”、新墻河一系列戰斗故事,反映湘北戰場的慘烈恢弘場面,有效烘托鋪陳,層次分明地向我們展現了蔡春江精彩的人生,展現了他熱血愛國、胸懷大志、忠于人民,血戰到底的崇高情懷。

     

      血色洞庭燃燒的激情

      閻雪君

      許多人都說,金融作協主席擅長寫序。當然,這些都是同事們的過獎和鼓勵之詞。不過,不謙虛地說,盡管自己在文學評論方面不是很專業,這些年,我也的確應邀給不少的作家們寫了挺多的序。但如果說,我給一名作家寫了兩次序,只有一個,那就是胡玉明。

      記得那是剛剛入秋的一天,我接到了玉明兄的電話,他說請我給他的新作再寫個序。我當時就愣住了,你不是前年剛剛出版大作,怎么,今年剛入秋,你就又收獲滿滿,又出力作了?這也太快了吧,這也太厲害了吧?!

      玉明兄嘿嘿一笑,說力作不敢當,但確實是用了心的。

      我被玉明兄的勤奮和敬業打動了,趕緊說請把大作的電子版發給我,我盡快拜讀!

      用了幾個晚上的時間,我讀完了玉明兄的新作,心底油然升騰起一股股悲壯和敬仰之情。如果說《血色洞庭憶春江》,深入挖掘了一位名不見經傳的民間抗日英雄,倒不如說是血色洞庭燃燒了一位作家的激情。他撲下身子,深入走讀,以小見大,史海鉤沉,憑著他堅忍不拔的毅力,勇克艱難,終于又寫就一本弘文專著。

      ——不忘初心。緬懷先烈,勿忘國恥,是個永恒話題。

      中華民族的近代歷史,沒有比抗擊倭寇更為壯烈,更為恢弘的畫卷。記得2015年8、9月間,我們有緣一起參加由中國金融文聯、中國金融作協舉辦,陜西金融工會、陜西金融作協承辦的“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暨金融題材文學創作座談會”,特別是赴圣地延安參觀,感悟延安精神,備受激勵,尤其是心靈受到洗禮。

      一位詩人謳歌:人間崇尚真善美,實在是內在的善,實在是本色的美,實在是天然的真。內在的善,本色的美,歸根結底,離不開實在的真。

      玉明是介入詩人的作家,他是有心人,一邊參觀,一邊就有“行腳”札記,他寫的許多感懷,源于生活,情感誠摯,后來匯編到《沉醉金融工會》“主題活動正氣揚”之中。印象較深的有《瞻仰延安》:

      情牽棗園覓舊蹤,窯洞最憶是英雄。

      回思領袖惠甘露,唱遍神州東方紅。

      風雨如磐濟眾生,青銅鑄就西北魂。

      中華崛起千秋在,祖國騰飛萬古尊。

      心懷天下都成愛,身去紅塵有威名。

      俊骨神凝堪叫絕,長歌浩蕩憶昆侖。

      瞻仰西安八路軍辦事處舊址:

      千秋七賢莊,驅倭衛國疆。

      籌謀中原鹿,痕留暗傳香。

      恩來鴻志遠,經略感人腸。

      聚首襄盛舉,史冊永流芳。

      ——史海鉤沉。如果說寫札記是種情懷,那么寫專著就完全不一樣,需要撲下身子,需要專題研究。顧名思義,史海鉤沉,故紙如山,瀚墨如海,無邊無際。玉明的延安行,抑或在他的心田播下了種子,所以他不畏艱苦,而且有“飛蛾撲火”的精神。他憑著作家的敏感,堅持數年,關注研學歷史文化,特別是對湖湘文化,近代中國文化的研學,他舍得下功夫鉆研,而且沉醉其中。管窺他近十多年來已經出版的作品,就有《沉醉湘水》《瀏陽潭灣夢》《走讀瀏陽羅漢》等,沒有想到,他剛把《走讀譚嗣同》推出爐膛,又從瀏陽河畔,走向濱湖洞庭,從華容入手,從抗日志士蔡春江入手,深入鉆研,縱深到岳陽恢弘壯烈的湘北戰場,挖掘抗日戰爭這個永恒主題。

      湘水靈動,博大精深。這條著名的河流,不僅是思想的河流,文化的河流,還是鮮血染紅過的河流,果真是映紅過洞庭波。

      玉明在走讀過程中,形成不少感懷和讀書札記,大多數發表在中國詩歌網,我從他轉發的作品中,經常分享并點贊,知道他又沉醉在抗戰題材上,專心致志搞文史研究。他沉醉家鄉這塊熱土,長于寫作歷史題材,善于“碎片”化處理故事,樸實的文筆,誠摯的情感,厚積薄發,充分彰顯了作者的愛國主義情懷!

      ——赤誠精神。玉明這些年來的作品,貫穿著一條“紅線”,寫的基本上是紅色題材。他注意從熟悉的土地上,抓住典型事和典型人物,由故事入手,縱橫捭闔,烘托鋪陳,以史說文化,形成文學特色,同時具有文史價值。《瀏陽潭灣夢》被中央文獻研究室館藏,《走讀瀏陽羅漢》填補了湖南省、海南省的黨史文史空白。《走讀譚嗣同》跟隨當代中國著名法學家,大陸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杜鋼建教授,奔走在“一帶一路”上,先后赴美國奧城大學和香港等地進行學術交流。

      如今,已經年逾花甲的他,仍然胸懷天下,堅持在史海中跋涉。《血色洞庭憶春江》反映了日寇在岳陽盤踞近7年期間,犯下的滔天罪行,湘北人民遭受的蹂躪,飽受的苦難,發生的“廠窖”等一系列慘案,可謂罄南山之竹,傾洞庭之水,也難以述說。

      同時,沉重地還原了中國軍民在挽救民族危亡,保家衛國的過程中,充分彰顯了湘北抗戰的悲壯歷史,展現了將士們以血肉之軀,奮力打擊日本侵略者的許多慘烈故事。有的還在報刊媒介作了連載報道。

      作者熱情謳歌了一大批前赴后繼的先賢英烈,是他們不屈不撓,不畏強暴,不怕犧牲的精神,最終趕走了妄想霸占中華土地的強盜!最后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國人民從此站立起來了!”

      由此管窺,中國人民為了抵御外敵入侵,不知付出了多么沉重的血的代價。

      ——薪火相傳。前人的路,后人的書,目的勿忘國恥,復興中華民族!

      玉明能夠跨越時空,走進近代史進行研究寫作,確實有一種“天下之觀”的情懷。他的做法有一定借鑒作用,例如在走讀寫作過程中,注意發揮當地黨史部門的作用,請退休老干部郭清彬(號稱“華容通”)、還有湘北抗戰研究專家李宣釗老師等,認真審閱訂正,湖南省金融書法家協會主席涂光明,給予大力支持幫助;知名作家喻燦錦參與采訪,修訂文稿,做了大量工作,發揮了傳幫帶的作用,有利于文化之燈,薪火相傳,弦歌不輟。

      玉明兄經過多年的辛勤筆耕,已經是碩果累累,在中國金融界和社會各界享有很高的威望。退休后,他仍然是老驥伏櫪,滿懷謙虛和虔誠,致敬文學人生。誠然,玉明兄的作品抑或存在這樣或那樣的不足。但誠如專家所言“史實基本準確,能寫到這個程度已很不容易了。”玉明“有悟性!”

      由是觀之,英雄具有凝聚力。

      時代需要赤誠精神。

      是為序。

     

      中國金融作協主席

      中國金融文聯副主席 閻雪君

      中國作協全委會委員

      2019年9月1日

      于北京金融街

     

      部分章節節選:

      七女峰,因為一場血腥交戰永載抗戰史冊

      抗日戰爭時期,日軍為奪取岳陽,南進長沙,曾對岳陽進行了150多次狂轟濫炸,數以百計的城鎮、村莊被炸成廢墟,百姓死傷慘重。其中岳陽城區自1937年8月至1938年11月淪陷前,就先后遭日軍飛機轟炸30多次,城垣被毀,一些街道、房屋炸成廢墟;炸死軍民1900多人,炸傷1000多人。

      婉瀾回憶:“父親蔡春江,字本益,生于1911年,犧牲于1944年。華容潘家渡人,畢業于岳郡中學(當時岳州最高學府)。

      依據春江公親屬的追憶,蔡春江在岳郡中學就學期間,恰在岳陽。此時的前前后后,他已經感受到了“武漢會戰之日軍飛機轟炸岳陽”的氛圍。

      岳陽淪陷時,他目睹了日寇在岳陽樓耀武揚威的情景……

      春江畢業時,恰逢第二次國共合作、抗日戰爭期間。他懷揣救國救民于水火的志向,回到了家鄉,并被當時華容國民政府任命為華容縣堤工主任,協助堤工局長負責全縣水利設施和工程建設,后調任三封鄉副鄉長。

      據資料,日軍飛機轟炸岳陽,始于1937年8月。“七·七”事變不久,日軍為對中國軍民進行威懾,派空軍飛機深入長江中游進行轟炸騷擾。

      特別是1938年6月20日,日機18架經岳陽飛往榮家灣,再復北返。11時20分,日機再度飛臨岳陽,轟炸停泊于洞庭湖邊的中國海軍艦艇,中國海軍艦艇奮起還擊。剛由漢口駛抵岳陽的“江貞”艦與停泊于港灣的“民生”艦均中彈擱淺,兩艦共傷亡官兵40余人。18架日機剛離去,另9架日機又飛臨岳陽,對洞庭路、天皇堂、交通門、柴家嶺、街河口、南岳坡、油榨嶺一帶投彈轟炸,在洞庭路、柴家嶺等幾條街道炸死市民300余人,在南岳坡、油榨嶺等幾條街道炸死市民200余人,乾明寺街的印山上一簡易防空洞被炸垮,藏在洞內的200余市民全部遇難。此次轟炸,全城炸死軍民800余人,傷數百人;炸毀及燒毀民房商店300多棟,炸沉小汽艇3艘,帆船多只。

      這是當年日本侵略者,從空中肆虐橫行,發生在岳陽涉及中國海軍的重大事件。

      11月8日,日軍第6師團今村支隊從臨湘新港登陸,9日攻占臨湘縣城長安鎮。10日清晨,日本海軍陸戰隊一部與今村支隊攻占城陵磯。11日18時,今村支隊從水路登陸攻占岳陽城。21時,第9師團又沿粵漢鐵路侵入岳陽城,岳陽淪陷。

      自此,侵岳日軍與中國軍隊在新墻河南北隔水對峙,長達7年之久。

      岳陽從此成為日軍進攻中國西南大后方的前進基地,也成為中國軍隊保衛西南大后方的前沿屏障,中國的抗日戰爭開始從戰略防御階段轉入最艱苦的戰略相持階段。

      ……

      日軍實行軍事侵略的同時,抓緊建立日偽政府,實行殖民統治。

      1939年將自治會改為岳州治安維持會。1941年1月1日,正式成立偽“岳陽縣政府”。并將岳陽縣與臨湘縣從湖南省割離出去,改隸湖北省,并改岳陽縣為“岳州縣”。

      1943年3月,日軍侵占華容,組織一批漢奸成立“華容縣維持會”,不久正式成立偽“華容縣政府”。淪陷期間,日軍實行所謂的“以戰養戰”政策,瘋狂地對各種物資進行劫奪,僅華容縣,即被搶糧食39000多擔、棉花3000多擔、鋼鐵銅30000多公斤。

      日軍占領湘北期間,為鞏固其殖民統治,肆意燒殺,奸淫擄掠,無惡不作,對岳陽人民犯下了難以饒恕的罪行。

      7年中,共有253439人慘遭殺害,數十萬人被殺傷,財產損失難以計算。

      其中,華容縣被殺民眾14000余人,被奸婦女2270人,被毀房屋6100多棟。

      期間,日軍先后在湘北地區制造了駭人聽聞的“廠窖慘案”、“洪山血案”、 營田暴行、青山血淚、常德鼠疫戰。這些慘案和事件,時時叩響著春江公年輕的胸膛,積蓄和發酵著舉旌的能量和血性。

      湘北地區淪陷后的情況,包括春江公的母校居無定所,可以想象春江公耳聞目睹后,心里那種五味雜陳的滋味,是何等地讓他陷入沉思之中。

      自盧溝橋事變肇始,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果然在年余時間,天下最美洞庭湖的大片地區就被倭寇侵略。

      華容淪陷,抗日戰爭的烽火燃燒到了蔡春江的家門口。

      回眸湘北地區,不僅是革命老區,而且還是日本侵略者盤踞時間最長的地區。在這場救亡圖存的偉大斗爭中,中華兒女為中華民族獨立和自由不惜拋頭顱、灑熱血,全國人民用生命和鮮血譜寫了一首首感天動地的反抗外來侵略的壯麗史詩。

      春江公是胸有乾坤之人。他耳聞目睹湘北戰場展開3次戰役后,襟懷坦然,堅定擔當,毅然舉旌。1943年春天,面對華容淪陷的艱難困苦時期,春江公沒有退縮,堅定地走上了領導當地游擊隊的前線。

      特別是,他在本鄉三封寺鎮境內,歷經七女峰的一場血腥交戰,參加戰場救護的善后安置,目睹抗日將士浴血奮戰,激勵他的抗戰信仰,必將血戰到底!

      事實證明,他與日寇開展游擊戰斗,不久取得實戰勝利,同時他成為了日寇和漢奸的眼中釘。

      春江公的抗日武裝編入華容縣國民政府抗日游擊隊不到二年時間,他便在一次與300多名華容日偽軍全線出擊的定點伏擊戰中,寡不敵眾,為掩護戰友突圍,壯烈犧牲。他的事跡,被當地老百姓廣為流傳,稱贊為“民族英雄”。

      ……

      管窺倭寇橫行,逐步還原春江公舉旌前后的戰爭生態環境,可以縱深到了解他在自己的家鄉,自己的領地,親眼目睹國軍在三封寺的七女峰打硬仗,打惡仗,血海深仇壯河山。

      2019年3月31日,在郭清彬老師、蔡樂勇的引領下,我們一行來到了華容縣位于三封寺的七女峰。

      唯有讓筆者沉思的是,如今生長茂盛的森林,誰能想到昔日的歲月,這里曾是日軍飛機轟炸,愛國軍民浴血奮戰的主戰場。

      七女峰,位于三封寺鎮境內,這是一座主峰海拔218米的連綿山峰,共有大小七座山峰逶迤相接。扼守七女峰,往南可以控制來自墨山鋪一線的交通,往北進入湖北地界。為控制華容縣城往東的三封寺、墨山鋪一線交通要道,“抗日驍將”——國民革命軍暫5師代師長彭士量決定搶占七女峰。

      閃電直登主峰

      1943年4月6日,暫5師13團1營在營長戴澤坤(貴州人)的帶領下,從珠頭山往東北方向閃電般直插,在很短的時間內登上七女峰主峰山頭。中國軍隊的這個異常舉動,引起了駐扎在墨山鋪附近的日軍橫井大隊的注意,立即帶著他的大隊200多名日軍,從墨山鋪一路急行軍,向北趕往七女峰,企圖搶占這座制高點,控制通往岳陽、華容和湖北省境內的生命線。

      暫5師13團1營300多名官兵攀上七女峰主峰頂后,顧不上休息,開始在主峰及附近山頭上挖掘掩體工事,布防迎敵。這里的山嶺稍呈丁字形,南北向的一條山峰與東西向的一條山峰相接,一條條一米來寬、一米多深的掩體溝,沿山頂上的分水嶺拉開,中國官兵們在掩體里可以迎擊來自各個方向日軍的進攻。而在南北向和東西向山峰的接頭處,即七女峰主峰的最高處,挖掘了一個簡單的防空洞,這里就成為了營部的臨時指揮所。

      日軍狂轟濫炸

      中國軍隊的掩體工事剛剛挖好,日軍的轟炸機就飛了過來,向七女峰主峰狂轟濫炸,日軍從附近的地方向七女峰瘋狂進行炮擊。

      接著,趕到七女峰山腳下的橫井大隊200多名官兵,從東坡開始上攻。七女峰主峰的東坡不僅比較寬闊,而且相對平坦,樹木也不是很茂密,只有一些小松樹和雜樹,便于部隊進攻。堅守東坡的是暫5師3營1連,這個連的100多名官兵,迅速與日軍展開了殊死決戰。

      日軍的飛機在頭頂上轟炸,橫井大隊日寇從山下向上嗷嗷叫著沖鋒,3營1連的中國士兵當天打退了日軍的十多次沖鋒。日軍傷亡慘重,山坡上尸橫遍野,日軍身體中流出來的血,浸透了柴草,并順著小溪溝往下流淌,真正是真實地演繹了“血流成河”這個成語!

      殘酷的拉鋸戰

      激戰過程中,日軍的炮火非常猛烈,七女峰主峰頂上的三營陣地上,不時有中國官兵被炮彈炸飛,炸斷的手和腳在空中飛舞,然后落到陣地前,官兵們均全神貫注應戰,面不改色,鎮定自若,看也不看一眼,繼續猛烈而有規律地向日軍射擊。堅守東山坡的1連主陣地上的官兵傷亡較多,營長戴澤坤連忙從2、3連的陣地上輪換調來官兵,并入1連陣地協同作戰。

      由于兵力補充及時,武器彈藥準備比較充足,盡管日軍以密集的炮火猛襲,其步兵死命沖鋒,但這場戰斗一直陷入膠著狀態。交戰兩天后,七女峰頂上的陣地沒有失去,山下日軍的沖鋒依然猛烈,這場戰斗演繹成了殘酷的拉鋸戰。

      華容城區方面的日寇見后路被截斷,補給不上,非常驚恐,從岳陽方面增派兵力到達七女峰。日軍炮火一直沒有間斷,頭頂上的飛機沒有停止轟炸,七女峰主峰頂上的陣地被炸得一片狼藉,中國官兵的斷肢碎軀到處都是,一顆炮彈落在營指揮所的旁邊,將指揮所的頂蓋掀翻,營長戴澤坤差一點被炮彈擊中。他用軍帽拍拍身上的塵土,不屑地望了一眼頭頂轟鳴著的敵機,迎著炮火再次跑向離營指揮所幾米開外的1連陣地。

      大家見營長又來到陣地上,1連連長讓兩個士兵將營長強行架回去。戴澤坤掙脫兩個士兵,撲向陣地,抓起一挺機關槍向沖上來的日軍射擊。見此情形,1連士兵們士氣大振,一顆顆手榴彈命中率很高地砸向沖上來的日軍。

      ……

      ……

    精品力作
    新書快遞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安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