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學閱讀 -> 散文 -> 內容閱讀

    老相集

    http://www.sd-landscape.com/ 2020-08-14 湖南日報  鐘遠錦

      相集

      逝去的一段,捧在手里。薄是薄點,但都是滲透在血液的種子和呼喚,所以,再見時,肯定是繁盛的。就像那棵樹,誰說不能吐露出火焰?

      不要燃燒,也有沸點。我看到我們的童年,從消瘦的背景里走出。消瘦,是一把利劍,直透小院。何處是華山,何必是華山。我看見它們抽絲剝繭,將一座山改變成另一座山。

      一座山,立起一座鐵塔。豐碑是市井人做的事,我只將可說不可說的字詞握在手里,像一首詩。你聽到鳥鳴的聲音,正撞開深井。

      我們將清冽部分,分成幾份。每份,都有重量,每份,都有光明。

      相片里的瘦

      瘦,是一根鐵釘,牢牢抓住靈魂。

      干涸的冬,會透過鳥鳴,壘起厚實的春。

      趟過苦痛的河,才懂得舉起深刻濤波。

      十歲的種子,要吞咽多少雨水,才會有四十年成果。

      山脈舉著手,將陽光吐出來,又咽下去。那些被灼痛的洪流,讓星星找不到完整歸宿。

      我盯著相冊里的那棵樹,讓那棵樹,慢慢習慣早已壯碩起來的胸脯。那棵樹,它也在深邃重溫那條路。

      一條由瘦而起,因瘦而立,因立而突出的路。

      我不開窗,窗卻自己在發亮。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安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