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學閱讀 -> 評論 -> 內容閱讀

    童年滋味最久長

    http://www.sd-landscape.com/ 2020-07-31 湖南日報  肖云

      ——評長篇兒童小說《女孩小溪之歌》

      鄧湘子的長篇兒童小說《女孩小溪之歌》,以作者一貫的寫作風格和文學態度為基底,即通過詩意的描繪,敘寫成長的艱難與沉重,表現悲憫情懷。

      作家的目光鎖定在上世紀四十年代的中國古老鄉村,一個當下小讀者十分陌生的時空。鄧湘子塑造了小溪這樣一個純善的鄉村女孩,并借著小溪的際遇,溫故苦難,審視成長。由于故事場域的與眾不同和敘事立意的獨具匠心,作品從一開始就顯出了獨一無二的個性。

      這無疑是一部苦難題材的成長敘事,作者選擇第三人稱的有限視角創設情境,這就使得主人公小溪“缺席”了很多事發現場。無論是父親、哥哥還是奶奶的去世,小溪均不在第一現場,她總是通過其他人的互證最終確認消息。顯然,鄧湘子對兒童給予了充分的尊重和關愛,所以在展示苦難的時候,他尤其注意了度的把握。作品中死亡總帶有一定的偶發性和巧合性,情節的突轉揭示著生命的無常,折射出那一代人命運多舛的生活本相。

      不僅如此,初看小山和祖母之死,這充滿神秘性的受難令讀者措手不及。鄧湘子緊貼著湘西南山區地域背景,在作品中灌注了一種具有神性、巫性的原始思維。無論是那些富有地理因緣的神話傳說,還是小山和祖母如獻祭一般的生命終止,都氤氳著一絲詭譎,亦真亦幻。

      而這種氛圍同時也隱伏在小溪的夢中。鄧湘子不惜筆墨地描寫小溪的夢,以夢的方式表達人物內心,疊入成長體驗。這些夢以蒙太奇的方式反復閃現,解讀起來同樣有巨大的彈性空間。鬼魅、失序的噩夢極具象征意義,呼應著小溪潛意識里無法厘清的焦慮和隱痛,表現著小溪細膩、幽微、隱秘的心靈世界。夢中詭秘的大鳥,又可以看作是小溪內化苦痛時堅韌、樂觀的精神表征。大鳥的頻繁出現,正是小溪一次次的靈魂自救、心靈突圍。

      在鄧湘子筆下,小溪的成熟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即使親人接連死亡、背井離鄉,小溪對苦難仍持有鈍感,她對于成人世界復雜人性的審察能力并沒有離奇般地一夜突漲,她的純良、天真、懵懂也沒有夸張式地瞬間泯滅。對此,鄧湘子給予了理性的解釋與觀照:“這也許就是童真的本來樣子,也是童真應有的力量。”

      作者做了一個新穎且有意思的嘗試,即以“酸麻管”“苦艾菜”“紅南瓜”“魚腥草”“辣蓼花”“酸柿子”這些與鄉土保持著巨大親密性的日常植蔬為章節名稱。它們是章節的標題,也是情節的重要構成元素,更是作者著重表達的具有生活實感的成長滋味。

      鄧湘子將滋味落到實處,多次寫到了感官體驗,如“酸麻管”“紅南瓜”“霜柿子”等部分,通過“吃”的敘事,充分調動小溪的感官,食物的滋味變成了她的身體記憶,豐富了她的成長感受。而“吃”作為一種社交紐帶,也成為羞澀、內斂的小溪向外敞開心扉的重要渠道。食物的分享和共品,營造了溫暖而莊嚴的交流氛圍,這樣的氛圍沁潤著溫情,軟化了苦難。

      作者在人物名稱的設定上也頗有用心。如“小溪”這個名字,不僅呼應了她的成長環境,也與她的性格有機涵融。《道德經》曰:“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在小溪身上,柔弱與剛強對立統一,形成了巨大的張力。

      這部作品,鄧湘子不追求快節奏、大容量,他力圖打破敘事范式的窠臼,追求一種干凈單純的內核,所以他寫得樸素,只為從容地講好一個成長的故事、一個耐讀的故事。他娓娓道來,如數家珍,你聽著,也覺得這個故事如小溪一般,雖無驚濤駭浪,卻能柔婉地延綿到心靈深處。

     

      (《女孩小溪之歌》 鄧湘子著 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安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