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學學會 -> 報告文學學會 -> 資訊動態 -> 內容閱讀

    尹紅芳:赤膽英雄傳

    http://www.sd-landscape.com/ 2020-07-30 《長沙晚報》橘洲報告文學版

      2020年6月12日19時許。醴陵市。華燈初上。肆虐的高溫耗盡了一天的熱力,習習南風吹拂著晚歸的人們。遛狗的、擺地攤的、跳廣場舞的……各色人等漸次登場,這座美麗的小城,沉浸在一片歡樂祥和的氣氛中。

      在臨近淥水的一個小區內,一位中年人行色匆匆,目光焦灼,仿佛晚歸的孩童,忐忑不安于父母的呵責。驀地,他的身軀微不可察地一震,視線投向那個有些佝僂的身影——隨即,他疾步上前,輕呼道:“媽,我回來了!”

      這位中年人,名叫吳安華,中南大學湘雅醫院感染控制中心主任,被譽為“湖湘感控第一人”。

      新冠肺炎疫情以來,他第一時間奔赴武漢,輾轉哈爾濱、吉林……為守護數萬醫護人員的生命安全,他已在抗疫“前線”奮戰了129個晝夜。這一天,正是他剛剛解除隔離、完成核酸檢測后的第一天,他終于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中,見到了魂牽夢縈的老母親。

      5個月,這是他參加工作以來,離別母親時間最長的一次。“哥,你不知道啊,你不在家的這段日子,媽天天看采訪你的節目,時時往樓底下張望,又怕你工作不安心,電話都不敢打,有時還偷偷地躲在床上哭呢。”正在廚房里為哥哥嫂嫂操辦晚餐的妹妹吳南英“告狀”道。

      “你別聽她瞎說!”媽媽是向著兒子的,“媽知道你是在為國家出力,媽不怪你。”

      “媽,我去打了三仗。”說起這個,吳安華有點“嘚瑟”,就像小時候拿著滿分試卷回家的孩子,又像那個40年前捧著大學錄取通知書回家報喜的少年,“在武漢,在哈爾濱,在吉林,我都打勝了。”

      在母親面前,即便是年近花甲,孩子永遠還是孩子;而在14億中國人面前,千萬英雄用責任和擔當,書寫了大寫的“人”,吳安華就是其中一個。有人說他是 “斗士”,有人說他是勇士,是為全國42000余名醫療隊隊員創造零感染奇跡的英雄。

      第1章

      年關奉命赴武漢 疫情感控創方案

      2020年1月21日,臘月廿七,中國一年一度最大的“人口大流動”行進中,G404次高鐵上人頭攢動。

      3車廂10D,二等座。饑腸轆轆的吳安華看了看車票,迅速地把背包從肩上取下來,安靜坐下。他理了理有點凌亂的頭發,將衣衫捋整齊。隨后,仔細檢查了一下包里的物品。

      這是一次緊急的出行。幾個小時前,吳安華還同湘雅醫院感染控制中心黃勛教授在醫院查房。國家衛健委來電,令吳安華馬上趕赴武漢。吳安華清楚此行刻不容緩,立即放下手中的事情,回家迅速收拾幾件衣物,連中飯都沒吃。

      武漢出現不明原因肺炎后,吳安華便一直奔波于湖南省內的醫院做院感巡查工作,密切關注疫情進展。當接到國家衛健委的通知時,他感到了事態緊急。

      高鐵飛疾前行,吳安華的表情有些凝重。吳安華想起了曾經那些與災難、與病毒“抗戰”的日子:1998年全國特大洪災,2003年非典型肺炎肆虐,2008年汶川大地震,2014年埃博拉病毒侵襲以及禽流感蔓延,每一次大的災難和疫情來襲,吳安華都第一時間奔赴前線,奮勇“作戰”,并最終凱旋。這一次,應該也會很快“勝利”回家的,吳安華想。

      15時10分,G404到達武漢。17時左右,吳安華到達賓館,他見到了老朋友李六億,一位知性干練的中年女性,她是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管理與疾病預防控制處處長,中國醫院協會醫院感染管理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

      吳安華和李六億是此次中央赴湖北指導組院感防控專家,也是最早一批馳援專家。他們所在的院感防控組就是屬于醫療救助組。國家衛健委給他們的任務,便是保護好醫護人員的安全。

      吳安華和老朋友李六億寒暄了兩句,兩人立刻進入了感控方案的討論之中。他們十分清楚,要防止新冠肺炎擴散,首先是要做好防控,那就必須盡快制定新冠病毒感染預防與控制指南。

      兩人討論了近兩小時。簡單的自助餐,吳安華和李六億匆匆吃了幾口,放下碗筷。他們繼續討論。從既往的呼吸道傳染和預防方法,到曾經參與“非典”的抗戰經驗;從醫護人員的防護、全員的培訓,到如何做好醫院感染檢測和病人感人檢測,如何做好清潔消毒管理;從如何加強患者就診管理和教育,到如何加強感染爆發的管理,甚至是醫療廢物的管理……

      “一定要做到360度無死角。”吳安華和李六億兩人無比慎重。整整8小時,到深夜12時,一套完整的《醫療機構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預防與控制技術指南》終于成型。深夜12時30分,他們將這份《指南》發送到北京。

      1月22日,《指南》從北京向全國各地迅速發布。吳安華認為,在這份《指南》中,最關鍵的是有效提出了兩大措施:正確選擇和佩戴口罩,做好手衛生。后來的實踐證明,這兩大措施是疫情中所有人員避免感染最為有效的方法。

      《指南》發布的同一天,一大早,吳安華來到武漢大學中南醫院。他發現,醫院出現一些醫護人員感染。此時,醫院的床位特別緊張,因為確診比較慢,出現的實際病例要比確診的病例還多。吳安華敏銳地看到了事態的嚴重性:一線的醫生護士,許多并不是來自于感染、呼吸等科室,他們對院感防護知識相對缺乏,自我防護能力較弱。

      吳安華認為感控工作和培訓工作時不我待。他同李六億教授主動向中央指導組提出建議。其一,醫療隊中應配備專業感控人員;其二,必須對前來救援的醫護人員進行培訓再上崗。

      不出意料,這些創造性的建議迅速被采納。

      第2章

      百場培訓搶時間 四萬醫護無一失

      大年三十,中國人最重視的除夕團圓。這一天晚上,來自上海和廣東的最早一批支援武漢的醫療隊到達。第二天正月初一,春節,中國傳統佳節。吳安華開始對醫療隊進行培訓。吳安華看著眼前一張張年輕的臉龐,有些感慨。隊伍里的很多男隊員,剃了光頭,一些女隊員,剪掉了長發。吳安華還看到,大部分年輕人都是“90”后,他們和他自己的孩子差不多大。

      吳安華落淚了,他心潮翻滾:這些年輕的小伙子、小姑娘,大年三十趕到這里,連團圓飯都沒有吃,他們都是家里的寶貝,卻如此不顧安危地奔赴“戰場”,何等不易。

      從他們臉上,吳安華看到了滿腔熱情,看到了勇敢,也看到了一絲不安。那時,武漢已按下暫停鍵,路上幾乎空無一人,不安的情緒四處蔓延。

      吳安華覺得,接下來的培訓,必須給他們力量,給他們安全感,他看到了他們充滿期待的眼神。

      給醫護人員培訓的一共3人,除了吳安華和李六億教授,還有來自北京地壇醫院的蔣榮猛教授。

      從第一天,3人便像擰緊發條的鐘擺,再無止歇。最開始的幾次培訓,3人分工協作,兩個人負責一場培訓,每個人輪流講40分鐘。漸漸地,全國各地的支援團隊紛紛到來,3個人必須同時上陣,每個人負責一場培訓,至少講授70分鐘。

      每次培訓,吳安華都發現,醫護人員早就安安靜靜地在那里等他們。吳安華和他們相見,沒有任何寒暄,他打開課件,爭分奪秒地給大家上課。講完之后,又得趕緊離開,因為接下來還有其他醫護隊伍在等著他。

      培訓時,所有人都不能隨便摘下口罩,每次講得口干舌燥,吳安華只有忍著,有時候感覺喉嚨要冒煙,吳安華用勁吞了吞口水。等到上車,他趕緊摘下口罩喝水。

      每一天,吳安華3人都要走好幾個地方,陪同培訓的工作人員擔心他們太累,建議他們用前期培訓的錄像代替現場培訓,但是3人都不同意。后來有人問及此事,吳安華說:“我和李六億、蔣榮猛都是湖南人,能吃苦耐勞是我們湖南人的精神特質。”那個時候,他們三人一致認為,培訓不是小事,不能有任何馬虎,自己苦一點,或許就可以拯救一個人的性命。錄制好的錄像硬是沒有被頂替一次現場培訓。

      隨著培訓人數的增多,培訓的條件也越來越艱苦。在沒有投影的地方,吳安華加大自我演示力度;在沒有話筒的地方,吳安華扯著嗓門喊;沒有合適的場地,吳安華隨便找塊地兒,站著就開講。

      有兩次經歷令吳安華記憶尤為深刻。一次是在“雷神山”,吳安華站在一堆剛剛踩實的黃土上,拿著小喇叭,聲嘶力竭地講,場地太空曠,吳安華只有一次次提高自己的嗓音。一講完,吳安華便感覺喉嚨深處,如一支煙火在燒,又痛又癢。還有一次是在一個小區的樓道里,來自河南醫療隊的100余人聚在樓梯間,吳安華拿著好不容易借來的話筒,扯開嗓門給他們足足講了70多分鐘,一講完,他感覺成千上萬的“蚊子”圍繞著他嗡嗡叫。

      大家問吳安華累不累,吳安華每次都微笑著說:還好。

      可是,能不累嗎?大家記得,吳安華講得最多的那天,一共6場。他往返270多公里,為9支醫療隊、1182個人,講了整整450分鐘。

      晚上回到賓館8時許,吳安華還不能休息。每天,他都會和李六億教授一起備課,將課件更新,忙到深夜12時。他們認為,疫情是不斷變化的,對防護的培訓也需不斷跟進。這些培訓的課件內容,不止在培訓時講,還在《中國感染控制雜志》公眾號上推出。前前后后更新的三版課件,瀏覽總量就已超過10萬次。

      那晚,更新完課件的吳安華回到賓館,他一頭倒在床上,休息了一小陣,再起來。他開始檢查自己的脈搏,暗暗對自己說:決不能倒下。

      偶爾,妻子李鳳云和吳安華通個話,她擔心他,他安慰她道:“你放心好了,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把握得了。”

      事實上,吳安華的身體并不“強硬”,年近60的他,2009年曾發生心肌梗塞,做過心臟搭橋手術,并需要長期服用抗凝藥物。參加培訓的醫護人員看著吳安華每天如此辛勞,不免有些擔心,可吳安華卻總更關心大家。醫療隊年輕人多,每次培訓,他都叮囑他們:一定要吃飽飯。面對女醫護人員,他總是強調:“你們可別想著塑身減肥,害怕長胖咧,只有吃飽飯、睡好覺,才能提高免疫力啊!”他還讓大家互相“檢舉揭發”,只要發現誰帶病上崗,必須上報。

      事實證明,吳安華等院感專家的培訓,在感控方面確實發揮了巨大作用。“四萬多人,萬無一失。”吳安華無不自豪地感慨:武漢“抗疫前線”這么多醫護人員,平均每人工作時間保守50天,卻安然無恙,確實可以說是創造了世界記錄。

      在武漢的這些天,吳安華一共培訓了100多場,總計為15000多人進行培訓。

      第3章

      再受命轉戰東北 平疫情智保平安

      2020年4月1日下午5時許,吳安華同湘雅醫院第三批支援湖北醫療隊的131名隊員抵達長沙。滿眼的鮮花和此起彼伏的掌聲,讓吳安華激動不已。隊員們齊喊“百年湘雅,矢志報國”的口號,深情地唱著《歌唱祖國》,吳安華眼圈發紅了。

      吳安華在長沙安安靜靜地隔離15天后,他再次接到一個電話。4月16日上午,吳安華急匆匆去例行體檢,下午,再次急赴哈爾濱。這一天,哈爾濱對外公布,新增6例新冠肺炎病例,國家衛健委安排湘雅醫院吳安華和潘頻華教授第一時間過去支援。

      “漢家煙塵在東北,漢將辭家破殘賊”,吳安華不敢有半點耽擱,即刻啟程。飛機飛到青島,轉機時,由于天氣原因航班取消,吳安華只有等。落地哈爾濱,已是4月17日晚間。

      一到目的地,大家便聚在一起開會,商量第二天要去醫院做的事情。他們開始做調查,做設計方案,然后,緊鑼密鼓地對來自黑龍江全省的醫務人員進行培訓,并指導他們如何救治。

      這一待又是半個月。“半個月的時間里,每天也要做很多事情,一共跑了10多家醫院。”吳安華輕描淡寫地說起這些工作。在哈爾濱的日子,雖然也很忙,但精神壓力沒那么大,湖北的成功感控經驗,讓他們做起來已經得心應手。“但仍然不敢掉以輕心。”吳安華強調。哈爾濱的疫情,基本上按吳安華等人的預想,沒有節外生枝,很快便得到了控制。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5月10日,正欲返程的吳安華再次接到國家衛健委通知,吉林省吉林市舒蘭市“告急”。吳安華再次急匆匆告別哈爾濱,準備前往舒蘭。

      鐵路封了,只能坐汽車。經過長時間的顛簸,終于到了舒蘭市,吳安華徑直朝人民醫院發熱門診奔去。他向醫護人員呼吁:“一定要做好防護工作,一定要順藤摸瓜找出傳染源,把密切接觸的所有人都管起來,只要密接人員在管控之內,就沒問題。從湖北到黑龍江,再到吉林,最大的區別是從未知到已知,從武漢到哈爾濱和舒蘭,我們是帶著辦法去的,這是抗疫斗爭中用血汗換出來的經驗。”

      除了培訓工作,吳安華還從醫院病區的樓房改造等流程布局來指導他們。

      這些天,吳安華的強烈感受是:新冠肺炎傳染性比較強,如果不能早期發現病例,不嚴格做好防護,后果是相當可怕的。

      吳安華清楚地記得,在吉林市的一家醫院,有一名護士,她母親與新冠肺炎病人有過接觸,她和母親在一起,是次接觸,兩人都被感染。當時,醫院很著急,向吳安華求助。吳安華推測,只要做好防護,其他人是不會感染的。果然不出所料,這些天,醫院各項工作把關到位,既沒有醫護人員感染,也沒有病人感染。

      在哈爾濱和舒蘭,有著豐富經驗的吳安華等感控專家的預測,與實際狀況相吻合,甚至比實際狀況還好。在哈爾濱,他們預計不超過100人感染新冠肺炎,結果最后確診101人,在舒蘭,目標不超過50人,最后確診是46人。

      5月29日上午11時許,“鏖戰”129天的吳安華終于返程回家。在機場,他們受到了英雄般的熱烈歡迎。

      吳安華想起了同在抗疫一線的專家,心中甚是牽掛。他對身邊迎接他回家的同事說:還有個地方我沒去,那是牡丹江,我們回來的時候,還有一些專家沒回來,他們比我們更辛苦。

      不管在電視采訪還是醫院會議上,吳安華提醒大家,千萬不能放松警惕。他認為,目前,整體來說已經進入常態了,但所有人還是要注意預防感染。他一再強調:預防是最經濟、最有效的健康策略。每一個人,都要有預防意識。

      他強調,預防感染,不僅僅是預防新冠肺炎,所有的感染病都是可以預防的。有一些感染病有疫苗,應該去咨詢打疫苗,小朋友、老年人要打,醫護人員也要打。對于新冠肺炎,暫時沒有疫苗的,就一定要遵循國家疾控中心發布的社區指南,嚴格按照指南去做。

      他還提出幾點詳細建議。其一,人多的地方,盡量不去,不聚集,公共場所要做好衛生通風。其二,飲食衛生要注意安全,比如提倡用公筷。其三,不要隨地吐痰。其四,咳嗽、打噴嚏,盡量避開人。其五,不要高聲喧嘩,高聲喧嘩一樣會散播飛沫。其六,做好手衛生。養成常洗手的習慣。

      吳安華一遍一遍地強調這些注意事項,殷殷之情,拳拳之心,溢于言表。他還談起了構建起強大的公共衛生體系。他說,關鍵是堅持預防為主的健康工作方針,改善完善疾病預防控制體系,堅持常備不懈,防患于未然。這些舉措,利國利民。這些話語,從他口中說出,如靜水流深,更有幾分磅礴偉力。

      第4章

      因熱愛終成名家 赤誠之心報祖國

      2020年5月30日,第二屆全國創新爭先獎表彰獎勵大會隆重召開,吳安華榮膺第二屆“全國創新爭先獎”。

      面對新聞媒體,他真誠地說:“這次大部分的獲獎者都在抗疫中努力過,這體現了國家對疫情防控的重視,對我們的肯定,更是對以后做好這項工作的鼓勵。”他坦言,獲這個獎,也沒太多感想,一直做感控這項工作,也只是因為熱愛它。

      1980年,好學懂事的吳安華順利地考上了湖南醫學院(現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一開始,他學的是臨床專業。因為張錚老師的啟迪和影響, 1993年博士畢業。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的那天,他從傳染病科調到了感染控制中心。

      吳安華回憶,那個時候,作為醫生來講,愿意做這項工作的并不太多。不管是工作的選擇還是專業的發展,導師張錚如一盞明燈,給了他熱忱和力量。那時,從傳染病科到醫院感染控制中心,張錚教授作為很有名的傳染病專家,盡管他專攻傳染病的,一直支持吳安華的感控工作。

      “只是因為喜歡,只是因為熱愛,我內心特別愿意去做。”吳安華一直認為,“院感無小事”。吳安華對感染病的研究有著強烈的興趣。比如SARS 、MERS、埃博拉、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等等,吳安華從對這些病毒的研究和攻克中,找到了特殊的興趣和快樂。

      這些年,吳安華將自己“陷進去”“扎進去”,在專業領域“深耕細作”,取得了一個又一個驕人成績。許多人稱其為“湖湘感控第一人”,吳安華每每搖頭:“飲水思源。我們湘雅醫院一直很支持這項工作,包括我的前任,我們醫院感染控制中心的老主任徐秀華教授,為醫院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也為我的工作提供了良好的基礎條件。”

      提起自己的工作單位湘雅醫院,吳安華言語中總透出幾分自豪。他說,中國醫院協會醫院感染專業委員會和中華預防醫學會醫院感染控制分會是在感控方面成立較早的協會,十多年來,自己擔當兩個學會的副主任委員,更多地體現了湘雅醫院在感控方面的實力。這些年,醫院也越來越重視感控工作,就感染控制中心,博士就有6個。

      從大學畢業,35年來,他深深感謝生活于此工作于此的湘雅醫院。他說,醫院給了自己學習的平臺和激勵。作為全國醫院感染培訓基地,湘雅醫院每年都要開展多場培訓,作為培訓導師,自己更需要不斷學習。另外,作為醫院《中國感染控制雜志》的主編,也有了更多學習的機會和動力了。

      此次抗疫,不管是在湖北、在黑龍江、在吉林,吳安華認為,這幾個月忙不停歇地“作戰”,對于自己是磨煉,更是學習。在解決問題中,他對感控的認識更深了;在全國省內外專家的研討中,他對各種資訊的掌握更豐富了。還讓他開心的是,在百余天的抗疫培訓中,他還特別欣慰地看到不少曾經自己培訓過的學員。

      他還有更多的期待。他期待,所有的醫護人員都能進行感控專業知識的學習,掌握感控技能。他認為,一個人再強大,一個團體再強大,對于感染的應對來說,都是不夠的。為此,他呼吁:在醫學教育的本科教學階段,對所有的醫學類學生,都要進行感控的教育。他覺得,只有這樣,他們畢業后走上工作崗位,才能真正做好感控工作和本職工作。

      有著多年感控經驗的吳安華推測,未來,我們可能還會面臨新的挑戰,比如新的傳染病、細菌耐藥,這些挑戰是巨大的,可我們從不會退縮。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安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