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新書快遞 -> 內容閱讀

    曾朝暉:《椿樹堂筆記》

    http://www.sd-landscape.com/ 2020-07-06 曾朝暉

     

      作者簡介:

      曾朝暉,字仰羲,號椿樹堂人,別名碧溪子。書法和藝術文化作品在中國《榮寶齋》《書法》《寫作》《創作與評論》《美術報》及《中國書法名城》、湖南省《文壇藝苑》《湖南書畫》等多家刊物上發表。2013年,湖南美術出版社出版藝術專著《山陰問道——曾朝暉書法狀態·字里字外》;獲評《湖南書畫》2013年度人物。2014年5月,在湘潭后浪藝術空間成功舉辦個展。2015年1月,《古意新聲——曾朝暉書法作品長沙展》在湖南美廬美術館舉行。2019年夏,《椿樹堂筆記》北京出版。

     

      內容簡介:

      曾朝暉《椿樹堂筆記》一書2019年下半年由民主與建設出版社出版。全書分人文鄉愁、藝苑游歷、人物寫真、藝術批評、文化交流和求真問道6個部分,共26萬字。這部文化散文筆記:以民族文化為魂,思想和美感為翼,文字簡約深刻,融匯古典與現代之美,頗有中國風的魅力,具湖湘風骨。作者耗時5年,凝聚心血,終成此卷,展示了深沉的家國情懷,有不忘根本,傳承文化之意。

     

     

      湘鄉這塊土地給了我文化基因和原生動力;在家鄉山水靈氣中浸潤披染,多維感知,那親情、師恩和方言鄉韻,皆一一難忘。湘鄉土著那堅韌不拔的意志,已在椿樹堂人心靈深處烙下了與生命同進的印痕。

      也算是讀書人吧,娃娃時讀《水滸傳》始,數十年未廢。故事、小說、散文、詩詞、法律和經濟,人文專欄、文論專題和藝評專著,我都有些涉獵。經典文獻之外,中華書局的《文史知識》,南京大學的《古典文學知識》及上海的《書法》年年訂閱,對《光明日報》、《南方周末》、《環球時報》及《參考消息》的部分專欄持續追蹤。歲月延伸,一路走來,著力不少而感受最深的還是中華古典文化那簡約精深的氣韻靈魂以及西式邏輯推理軌道上的哲學思辯。抹不去的記憶中,還有上世紀七十年代初識字時似懂非懂地看過的《湖南日報》,那上面的毛主席語錄加框加黑加粗,一片一片的;難忘80年代可以有機會同時讀到楊獻珍、李澤厚、葉秀山、黃枬森等不同流派的思想著述。這些都沉淀在腦子里,體會比較,反思質疑,汲取融會,回觀自悟,有所思,也有所嘆!

      心性好奇,平生多游歷,喜觀山水人文;看人論事品文一途,不迷信權威。而于社會行走中,明知遇的是套路,他痞子調里有些邪門,我也不回避,以身試之,感覺這人世的風險與暗角。或與人不同吧,但也有其味。

      回頭一想,雷鋒精神與知識產權,什么自由主義與實用主義,階級劃線與宗族血統,嚴謹與自在閑逸,擔當與奉獻,無名與無為,叢林法則與營壘自守,恭喜發財與善哉善哉。靜思中也曾感想:這世間的道理,遠近高低各不同,但中華文明不曾斷裂,變常生化,取舍因時,中國人歷來不乏自己的認識和主張,有自己精神世界的延續與堅守。

      人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無神論者在政治上對宗教持批判態度,認它是麻醉人的東西。19世紀的英籍德人麥克斯·繆勒則有另樣的思考,他說宗教的本質是“渴慕和追求無限”,有后來者解讀為人突破自我局限之后面向無限的一種路徑選擇。我也特別欣賞周汝昌先生的觀點:是宗教,但也是哲學。這老頭說,你沒有儒道佛知識作鋪墊,就讀不懂《紅樓夢》。想想吧,現時講創新,要原創,在原理上有建樹,而因緣、世界、定力、覺悟、輪回及頭頭是道等都是佛門之語。也許,有些問題要以多維旋轉動態的思維才能更好地把握,單是直通通地群罵和批判還真不能解決心靈智慧乃至信仰中的核心問題。自古以來,在精神傳承和精神建設上下功夫是上著。不然,罵和批判就是一陣風。

      多年來,也持續關注過幾位才子。余秋雨、易中天的成就世人共知,今時天下圈粉甚多。前些年復旦蔣昌建在電視文化活動中當導師,漣源人王魯湘避走美國,回來后履職鳳凰衛視多年,又受聘清華,走了世界許多人文景點,也時作藝評;觀此二子之為,對比他們在八九十年代風華吐露的才情力道,人多敬之,我則覺其今日“泯然于眾人矣”。何也?其才秀于時,本可以做成難度上別人成不了的事,卻浮事奔走,沉拙蒼勁有欠,更未到蒼茫之境。看來,應是個人天分與深沉努力,還有風氣熏陶與政治環境的寬容,方能共同造就一代文宗的高度。積累欠缺,內勁不雄,若論悅近遠來,豈不難哉!昔余杭章太炎之功力,乃五代相積而成;今日文化自信,直呼口號壯一時聲勢或可,而功夫還需慢慢養成。

      近來網絡傳說,酒這東西一點營養也沒有。此前,還有人論證臘肉和壇子腌菜不是好東西,含亞硝酸鹽偏多,吃了得癌癥。椿樹堂人掐指淡然一笑,不以為然,這在我老家湘鄉不是吃了一千年有多嗎?80年代讀高中,日子還是窮啊,每每娘弄一瓶子腌酸菜,我帶去學校從周一吃到周四甚至更久,離了它行嗎?今日科技進步了,人的壽命也長了,但內質有些不同,人離自然遠了,有些新生代不知傷疤不知痛,精神與體格的抗壓力和爆發力下降了許多。同時,外部環境的細菌和病毒也在進化,近期有“超級細菌”難滅的說法,凡此種種,皆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耶?

      平生是喜歡杜康的!祖上男男女女愛喝點米酒,基因傳習,我也戒不了它。我飲了它臉上微紅,氣血活潑,偶爾丑態流露,有時貴重的眼鏡和便宜的布鞋就丟失在回家的路上。有一年,長沙白家森夫婦夜深把醉了的人送回株洲,快下車時醉者當場表白,可憐那豪車內飾瞬時不再干凈,真是劣跡!然而,氣場流動,順流逆流,碰撞折射,幾分風采綻放,見己見人,迷糊中開竅,甚或打開“天眼”識高微,筆思紛飛,徹底離了它又怎么行呢?這如何是好呀,就講規矩,又開窗透氣吧。

      2013年拙著《山陰問道》由湖南美術出版社出版,先后在湘鄉市文聯、株洲市文聯、湘潭后浪及長沙美廬召開了座談會,聽到諸多批評意見。2015年長沙個人書法展后,心愿又起,想把自己的文化、思想及人生見聞中有些內涵的東西梳理一下,計劃一年弄完。事情啟動后,工程量遠超預期,篇幅持續增加。時間到了2019年,張楚務、龔旭東、白家森等給予新的助力,一書遂成。應是社會理解,友朋相助,家人支持,自己也弄得青絲增白發,終究福緣相隨,使拙著以文化為魂,思想與美感兼具的愿望基本實現,遂有暢意生心,人生亦幸之感。

      謹以此書獻給辭世32年的祖父云莊公,獻給去世1年的母親,獻給長眠在湘鄉壺天山野土木叢中的裘漸磐師,獻給鄉親、朋友和陪伴我的家人。

      年月不相見!默然幫助本書出版的人,深情永在。

      現在和未來,隨緣收藏翻閱本書的人,表示謝意。

      終是山村中人,環境與功力受限。只是椿樹堂人還在思索,敬畏先賢,不忘本來,感恩天地,生命當與時代同行,不負年華!

    精品力作
    新書快遞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安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