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精品力作 -> 內容閱讀

    地方

    http://www.sd-landscape.com/ 2020-04-15 蔡測海

      編輯推薦

      1.地方,是風物,也是故事;地方是山河,也是歷史。

      2.“三川半詞典”,另一部神秘湘西版《馬橋詞典》。

      3.一部展現南方獨特地域,博大精深、意蘊豐富的寓言小說;一部魔幻抒寫三川半自然生命、人物命運的地方志。

      4.蔡測海說“我的靈魂是吃野草上的露水的,很脆弱。風吹會掉,日曬會干。所以,我要花草和樹林。我要友誼和愛,要善意和安寧。我要一個不受侵害的地方。”長篇小說《地方》做到了。

     

      內容簡介

      《地方》為著名作家、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全國少數民族駿馬獎得主蔡測海長篇小說力作,費時十多年始成,是“三川半三部曲”中繼長篇《非常良民陳次包》《家園萬歲》后的第三部,也是“三川半”系列最厚重、最扎實的一部。作品圍繞作者創作的文學故鄉三川半幾十年的歷史展開,以詞條的形式將三川半的人、事、景、物、情等分割成一個個小單位,分篇講述,既疊合,又分敘;既交織,又疏離;如同張合有力、綿密厚實的一張大網,將作者對“理想故土”的熱愛、疼痛、悲憫、感懷和人情世故、一山一水精彩描繪出來。歷史與傳說、現實與幻想、夢境與非夢、個人和家國、民族和世界、地方和遠方,都在作者出色的想象力與深厚的文字功夫中有獨到的見解和新穎的思辨。“三川半”,作者魂牽夢繞的地方,草木生靈的部落,和顏悅色的山水,生死無界的時空,善惡相生的倫理,人神共享的世界。小說敘述簡潔凝練,字字珠璣,詩意精到,可分節分章讀,又可前后串聯讀,重建漢語風骨,重現漢語之美;小說關注自然風物、人神鬼畜,氣息古樸,奇崛鬼魅,有楚騷之風,巫儺之氣;是一部展現南方獨特地域,博大精深、意蘊豐富的寓言小說;也是一部魔幻抒寫三川半自然生命、人物命運的地方志。

     

      作者簡介

      蔡測海,1952年出生于湘西龍山,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中國作協全國委員會委員,湖南省作協名譽主席。著有小說集《母船》《今天的太陽》《穿過死亡的黑洞》《蔡測海小說選》,長篇小說《三世界》《套狼》《非常良民陳次包》《家園萬歲》等。《遠去的伐木聲》獲1982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小說集《刻在記憶的石壁上》《母船》《麝香》分獲第一、二、三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獎,同時還獲有莊重文文學獎、湖南青年文學獎等多種獎項。著述一千多萬字,部分作品被譯成英文、法文、日文等。

     

      目  錄

      1  守世

      4  村人

      9  使勁

      13 來歷

      18 村長娘子

      24 食物和藥

      29 玉米和玉石

      40 陽光、歌謠、愛情和小蟲

      45 有些地方看不見,活著才有意思

      49 指示

      57 身是客

      62 鐵的大嘴巴

      71 對一種味道的遺忘,并不要很久的時間

     

      媒體評論

      作家 韓少功:蔡測海對小說美學有很好的直覺和很高的標尺,這可能要限制自己的產能,但并不要緊;也可能會流失一些讀者,那更不要緊。美的傳燈不需要招搖喧鬧。

      作家、湖南省作協名譽主席 何立偉:蔡測海一直是被文壇和閱讀市場低估的作家。他的作品,對讀者,有要求;對評論家,則要求更高。他以湘西人的巫氣,構建了他心中云山霧罩的世界,用經驗反經驗,用生活非生活,讀他的文字,想進得去,出得來,是要點本事的。

      作家、《花城》名譽主編 田瑛:蔡測海對文字的唯美追求,為一般人所不及,無論寫人、狀物,語出驚人的詩意表達,貫穿其寫作始終。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一片語言的風景林,我們穿行其間,同時陶醉其間。

      評論家、《小說選刊》編輯部主任 顧建平:蔡測海沉潛多年完成的“三川半三部曲”,弘揚中國筆記小說傳統,章節短小意境玄遠,凝練如“世說”,傳奇如“聊齋”,人物、故事超塵拔俗,仿佛有楚湘之地的巫靈、太初洪荒之時的神仙深藏其中。

     

      精彩節選

      微風吹拂山岡,艽野俯仰。葉葉發聲,接遠處梵音。

      冬天的綠草是水邊的菖蒲草,旱地的陰濕地的狗舌頭草、白蒿、冷蕨,石板上的曬不死草,山岡上是常青的松柏樹、無名草,最綠色的是草園子,蔥蒜,蘿卜,青菜,白菜。有大群的青鳥啄食蔥葉。

      三峽的雪,南方的雪,從大別山白起,黃山,武陵山,雪峰山,衡山……

      長嶺崗像一匹白馬,伸長脖子,飲潺潺流水。

      山溪的魚,躲進石頭屋,把水作窗戶,把寒冷關在水外,魚很暖和,像山里人圍住火塘。這個季節的魚把大眼睛盡量縮小,不歡,守住魚性情,做一條有思想的魚。魚在冬季收斂時間,蓄住魚勢,到時候,一下子就長大了。俗話,豬大三百斤,魚大無秤稱,魚有多大呢?

      尖廟,尖山頂上廟堂。積雪的廟堂,尖廟的輪廓似一頂油白的傘。撐傘的是神仙,愛這一頂傘的一定是仙女。

      尖廟望周圍八十里,敬香的不必徒步一日半日,望廟燃香,心靈神靈。上山無路,廟內沒和尚。古剎如何時有鐘聲,可能是神仙自己撞鐘?和尚撞鐘是鐘聲,神仙撞鐘是梵音。

      梵音領雪,先是一朵一朵地下,再是一團一團地下。路遮了,地蓋了,樹上掛滿了雪,像一幢一幢的雪帳。老虎,野豬,豺狼,一經染白,與白鳥爭顏色。

      尖山尖廟,月光照雪,似亮長明燈。

      稻州來的女人起來,扒開火塘,燃起柴火,木方上的臘肉滴油。下雪了,快過年了,數著日子,等京城讀書的兩個兒子回家吃團圓飯。少油少鹽的日子,稻州來的女人對兒子說,早點睡,做夢吃肉吃大米飯。一早起來,大兒子說,我夢到吃肉了。小兒子說,我做夢吃到肉了。他倆問,娘,你做夢吃肉了嗎?她說,吃到了,好吃。我還留了肉給你爹。兩個兒子說,爹呢?他會做夢嗎?她說,你們的爹在夢里,他有肉吃,有酒喝,他現在什么也不怕了,不怕人,不怕老虎,不怕刀槍。兩個兒子說,再沒人追得上爹,爹像風一樣快,像閃電一樣快,沒人打得過他,他像鬼一樣狠。

      火光把婦人的影子投在板壁上,忽大忽小,忽長忽短。影子是看得見的魂魄,婦人對影子說,你留在家里,等我回來。等一家人回來,我出去走走。

      婦人出門,月光下的雪地里,她走一步,影子跟著走一步。她對影子說,進屋去,守屋呵,影子慢慢地進了木屋。她轉著身子看,影子不見了,她開始往前走。

      她朝著尖山尖廟,往前走一段,尖廟往后退一段,尖廟看上去近,走起來不見近。身前身后,是雪。頭上腳下,是雪。又見月,又下雪,那多的年關,那多的雪夜,只有今夜。月光和雪,自九天一齊降落。月是伴,雪也是伴。沒有橋梁上尖山尖廟,一步步地走。到山崗上,月亮和廟,很遠,落雪不遮,看得見。短腳的雪,跪在山頭,長腳的雪,鋪在澗底。

      女人如一朵雪,從山崗落入澗底。

      天坑和洞口,吐出些霧嵐般的熱氣,三川半胸膛起伏,呼吸無聲。

      下山,比落雪慢,沒瀑布那么急。雪不能填平山澗,就有往下往上。

      往下有碑,是向氏兄弟修路的功德碑。有長草堂,順手添柴,人長力氣能行長路。雪蓋住了一切伸手可及的,除了雪。雪也蓋住了槍炮聲和殺聲。半坡的水流槽,是舊戰壕。雨夜,是槍炮聲和殺聲再響。兇鬼起戰。雪蓋住了戰爭的聲音。子彈和尸骨埋在深處。它們用蟋蟀和蚯蚓的語言講悄悄話,孤獨讓它們靠近,用地下練成的鼠眼,打量對方生銹的年齡,講述一九二七、一九三七、一九四七,陳年往事,往后的事,它們不曾經歷,也從未聽說。

      女人和長腳的落雪下到谷底,看得見月亮,看不見尖廟。往下,就像沙漏,人和雪花一同漏下,如流沙傾瀉。

      再往上,之字形的路,繞著,要躲著前面的什么。躲開壁陡,往上走,不吃力。路吃腳步,陡坡吃力。腳步吃路,到坡頂,見著尖廟。上下一晝夜,再見尖廟、月亮。腳下風起,女人到了尖山腳下,積雪搭成臺階,上到半山,有兩尊菩薩,滿身披雪。女人折一束松柏,掃去菩薩身上積雪,現出真身,是草藥婆婆和四公公,只是眨眼睛,不能說話。伸手拉他們,生了根一樣不動。

      尖山頂上的尖廟,原來是幾塊巨石壘成的,沒有神像,也沒有和尚,沒有銅鐘。

      她旮旯里找,也沒經書和香爐,連香灰也沒有。

      以為是雷,卻是鐘聲。聲音披滿雪,撒向四方。

      (節選自《地方》“心踏雪”)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安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