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詞:
    作家訪談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作家訪談
    何建明:一部不一樣的“文學黨史”我寫《革命者》和馬上就要出版的《雨花臺》,除了時代需要,更多的是在參觀這些烈士紀念地時,被我們的革命先烈精神與事跡真正感動了。我認為,文學不去關注和重視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最主流的、最閃耀民族精神光芒的東西,是對文學和人性的失誤。作為一個報告文學家,40多年來我寫過好幾部與黨史有關的作品,這次我想推出一部不一樣的“文學黨史”書,用閃耀著共產黨人黨性和人性光芒的敘事來講述那段崢嶸歲月。...[詳細]
    • 何建明:一部不一樣的“文學黨史”我寫《革命者》和馬上就要出版的《雨花臺》,除了時代需要,更多的是在參觀這些烈士紀念地時,被我們的革命先烈精神與事跡真正感動了。我認為,文學不去關注和重視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最主流的、最閃耀民族精神光芒的東西,是對文學和人性的失誤。作為一個報告文學家,40多年來我寫過好幾部與黨史有關的作品,這次我想推出一部不一樣的“文學黨史”書,用閃耀著共產黨人黨性和人性光芒的敘事來講述那段崢嶸歲月。...[詳細]
    • 盛可以:我只能寫觸動內心的事不久前,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推出“70后”女作家盛可以的新作《女傭手記》。小說用湖南益陽方言書寫進城保姆的生存狀態,她們以微薄的工資養家糊口,對生活充滿美好愿景,活得自在酣暢。盛可以不只寫她們的生活之難,更為她們的尊嚴與價值辯護。...[詳細]
    • 陳彥:以生活之筆,點亮勞動者的光榮與夢想去年底,由陜西籍作家陳彥小說改編的同名電視劇《裝臺》,在央視一套贏得收視和口碑雙贏,自己替別人裝臺,別人給自己裝臺,人們相互搭臺,共同成就舞臺……一時間,  “我們都是裝臺人”成了共同的心聲。...[詳細]
    • 梁曉聲:只想做一個時代的記錄者他是梁曉聲。四十年前,他已然獲得了累累的榮譽,也樹立起自己的文學風格。但四十年來他始終沒有中斷過觀察和創作,他是當代中國作家中當之無愧的“常青樹”、多面手。但接受本報獨家專訪時,他卻說:“我只想做一個時代的書記員,用自己的筆,寫形形色色的人,給更多的人看。”...[詳細]
    • 趙宏興:我有信心為美好歲月留下美好的畫卷趙宏興的老家在肥東,少年時他對合肥充滿了想象,所以特別想掙脫,想離開。他的比喻是,如果家鄉是一個風箏,他一定要把那條線剪斷,讓它不再在他的天空飛翔;如果家鄉是一艘輪船,他一定要把它鑿一個洞,讓它沉沒,不再在他的生活海洋上漂浮。終于,他進城了,把家鄉變成了故鄉,變成了他懷舊和減壓的地方,變成了他精神上追求的大地。但是,他的寫作,從來沒有離開過,都是以那片土地為背景的。...[詳細]
    • “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來吧,讓我編織你們……”何向陽:王蒙老師,您好!首先,祝賀您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獲得“人民藝術家”這一國家榮譽稱號,2019年9月29日從央視直播中看到習近平主席為您親自頒發國家榮譽獎章時,我想這份榮譽固然是對您個人成就的肯定表彰,同時也是對您所代表的共和國培養的第一代作家的獎掖,以及對共和國成立之后成長起來的幾代作家的激勵。作為一個與時代同行、與祖國共命運的作家,從20世紀30年代開始到21世紀20年代的今天,您經...[詳細]
    • 一個傳奇的人——緬懷翟泰豐先生“他個性堅定、鐵腕、無私,理性、粗獷,但他時常是文藝的,幽默好玩的,看重友情的,宅心仁厚的。……也許所有的糅合在一起,構成他豐富的人生境界,獨特的人格魅力。”...[詳細]
    • 陳詩哥:誰是白日夢想家,何處是童話的出發與抵達?哲學家席勒在《審美教育書簡》中曾說:“只有當人是完全意義上的人,他才游戲;只有當人游戲時,他才完全是人。”當西方學術界對傳統文化中的游戲精神一再深究研判并與當下現實聯系時,在中國,也有這樣一位兒童文學作家,試圖讓“童話”展現它作為一種本源性的精神的形象,繼而對世界重新解釋和重新命名。這位“清醒時做夢的夢想家”就是陳詩哥,近期他推出了“史上最長童話書名”的新作《一個迷路時才遇見的國家和一群清醒時做夢...[詳細]
    • 蔣子龍、麥家談“改革開放與文學”11月26日,“2020花地文學榜”年度盛典在深圳市福田區五洲賓館舉行。麥家獲得“年度作家”稱號,鄧一光、葉兆言、于堅、李修文、孫紹振、蔡東等六人分獲年度長篇小說、年度短篇小說、年度詩歌、年度散文、年度文學評論、年度新銳文學六大文學門類年度作家(作品)稱號。...[詳細]
    • 孔見vs郭文斌:保護黃河的人類學意義主席好,我受寧夏電視臺臺長馬宇楨先生和《黃河文學》雜志委托,主持這檔“黃河文化十人談”,開欄急,時間緊,特別感謝您支持我的工作,接受我的采訪。看過您的大著《赤貧的精神》《我們的不幸誰來承擔》,還有詩集《水的滋味》、評論集《韓少功評傳》、小說集《河豚》,等等,特別欣賞您對幾大文明的比較學研究;同時發現,您對水文化和文明的關系,有著獨到的見解。說起來也有意思,您在“天涯海角”,面朝大海;我在“塞上江南...[詳細]
    • 社團組織的學術活動建設之路——訪中國詩歌學會日前,中國作家協會接到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辦公室書面通知,中國詩歌學會申報的《百年中國兒童詩歌的演進與發展研究》被立項,這是中國作家協會主管的16家社團唯一獲得國家社科基金資助的主題學術活動的課題,填補了中國作家協會有史以來在社科社團學術活動中的空白。...[詳細]
    • 劉慶邦:請不要叫我“短篇小說之王”作家劉慶邦的名字總是和兩個關鍵詞聯系在一起,一是“煤礦”,二是“短篇”。前者是因為他在煤礦工作多年,真真切切下過井挖過礦,著有多部煤礦題材的小說,僅長篇——近日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女工繪》,就是第四部。據說有句順口溜,“在陜北提路遙有人管你飯吃,到煤礦提劉慶邦有人管你酒喝”。...[詳細]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安全网站